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滚动资讯 >与龙共舞:越中的铁道联繫 >
文章信息

与龙共舞:越中的铁道联繫

作者:   发表于:2020-03-26  分类:滚动资讯 

儘管越南跟中国因为东海(越南称南中国海为东海)海洋领域的主权争议而始终处于一定的紧张关係,两国的铁道联繫却持续发展。上个月(11月)25日的河口-海防新线计画则是最新的里程碑。

越南与中国的铁道联繫始于上个世纪的前十年,当中国还是清帝国而越南还在被法国殖民时。由于法国在甲午战后的划定势力範围风潮中圈下广西与云南两省,而交通线是确保影响力的重要条件,于是法国殖民当局延伸原本的米轨(轨距一公尺整)铁道分别到达昆明与越中边境的同登。之后双方历经多次政治动荡,不过这两条线却基本维持住,而且连接广西的路线还因为强化越战时对于北越的支援而另外加上一条轨道,成为标準轨/米轨共用的路线,不仅用于货运,也有河内-南宁的国际客运班次。

与龙共舞:越中的铁道联繫

从2017年起,河内更透过这条路线运转与欧洲的货运列车,成为亚欧洲际铁道网络的端点之一。今年在河内的川金会举办前,金正恩的专列并没有依此线进到越南,反而停在广西的边境。若是按照轨距而论,朝中皆为标準轨,故金的专列应该可以到达河内,但是铁道运转的相容性不仅是轨距,曲线、坡道、净空等因素都可能影响,而标準轨路线在河内的终点嘉林站(GaGiaLâm)站场较小,且不在市区,都可能造成北韩放弃让专列前往河内的决定。

至于河内-昆明线一直维持米轨运转,但是中方从1993年起逐渐兴建平行的标準轨路线,于2014年达到边界的河口。北京维持米轨旧线的货运主要是为了与越南的连结,不过在带与路倡议(BeltandRoadInitiative,BRI)的风潮下,其与河内已经在2015年达成协议,由前者团队与经费研究越南境内另建标準轨路线的协议,其研究报告进一步成为目前的计画:由河口、老街一路修筑标準轨新线经河内抵海防。相较于米轨最高时速80公里,标準轨将可以提升一倍至160公里,原有的米轨路线则将废弃。

连接到海防港的路线安排可为此计画的最大亮点。从中国的角度而言,海防并没有具体的地缘价值,因为其距离与中方本身的海港有限,而通过越南出口经过另一个海关系统也可能延缓行程。至于越南要利用铁道与中国贸易亦无须港口。「洗产地」可能是一个直觉的原因,但是该路线的研议远早于贸易战,所以较为可能的原因应该是两国的经济走廊以及将越南更加纳入带与路倡议。

目前河内与北京有规划两条经济走廊,就是沿着这两条跨国铁道线至云南与广西。当製造业属于经济走廊不可或缺的成分时,进出口港埠的重要性不言可喻。虽然目前的规划是从海防到云南,但是该路线会在河内与往广西的路线相接,故两条经济走廊皆可透过铁道与海防港连结。另一方面,越南对于中国具有强烈地缘政治意涵的政策,如亚投行、带与路倡议以及澜沧湄公合作机制等,反应通常较其他东南亚国家冷淡,所以此铁道计画,尤其是在中国承诺金融支持的状况下,可以让越南更进一步整合到带与路倡议。若是计画真的执行,中方资金将自然引进中国的铁道产品,如信号闭塞系统与车辆等。其实从本世纪初起,越南大概基于成本因素,已经进口中国的机关车与号誌系统。此计画的实施会更增强中国对于越南铁道的影响力。与龙共舞:越中的铁道联繫

虽然越南仍是共党一党专政,但是铁道政策仍可成为政策辩论的项目,此计画亦同。目前最大的批评为必要性与经费。由于越南进行多项基础建设,加上部分如河内捷运管控不良,使得政府债务节节上升,已经接近法定上限。在此同时,几项现有铁道路线现代化的工程尚在进行,而费用高昂的南北高铁也可能推出,使得这条旧线新建的重要性受到专家在媒体上的公开质疑。最关键的是,越南国会并非完全是行政机关的橡皮图章,例如2010年否定高铁计画,所以本案能否于近期开工仍在未定之天。

无论此建案发展如何,越中铁道联繫的继续发展应可预期。这反映河内对于北京的两手策略:坚持主权主张,但是同时进行经济合作。这样的发展难免让中国加深对越南的影响力,但是为求经济成长,后者仍无法避免与前者的往来,这也是东南亚国家普遍面临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