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滚动资讯 >坚尼系数45年新高 统计处长硬说:数字下跌了 >
文章信息

坚尼系数45年新高 统计处长硬说:数字下跌了

作者:   发表于:2019-12-08  分类:滚动资讯 

本港最新公布的坚尼系数高达0.539,是45年来的最高峰,比五年前高出0.002。

不过统计处处长邓伟江却説:「今年反映坚尼系数下跌,不是上升。」他解释,若除税及转移社会福利,从算式中剔除了长者,和一至二人家庭的因素,只看在职家庭来计算的话,其实香港贫富悬殊改善了。

港大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荣休教授周永新就回应指:「这样讲的实际作用不大,这两个因素(人口老化和小家庭)会继续下去,如果包括来看,从数字上可以更了解香港变化。」

贫富住户收入差距42.9倍
坚尼系数45年最高

政府统计处今日公布报告,分析香港住户收入分布,其中反映贫富悬殊的坚尼系数,2016年录得0.539,比2011年的0.537,上升了0.002,反映贫富悬殊进一步加剧。报告又指出,香港职业收入中位数是1.55万元,比5年前的1.2万元大幅上升三成。若扣除通胀因素,实质升幅为9.5%。

坚尼系数用以统计社会贫富悬殊,以0至1,数字愈高则反映贫富差距愈大。一般而言,坚尼系数的警戒线为0.4,但有记录以来,香港坚尼系数一直高于警戒线。

本港最富贵群组的职业收入,去年每月高达6.8万元,最贫穷住户每月收入则只有5,250元,差距达11.95倍。若以住户计算,贫富差距则更大,最富贵的住户每月收入中位数达11.24万元,和最贫穷的住户2,560元的月比相比,差距高达43.9倍。若与美国主要城市比较,香港则仅次于纽约的0.551,比华盛顿、芝加哥和洛杉矶都更高。

统计处处长:
坚尼系数历史上首次下跌

邓伟江解释,坚尼系数有四个因素,分别为职业收入、社会福利、退休人数和家庭组成,而首两个因素在过去5年情况改善。他引述数字指,贫穷人口收入升幅,实际上已远远超过了高收入一族,两者差距逐渐拉近。他又指,政府在过去五年投入的社会福利开支增加,这方面改善了低收入人口的生活。

各等级人口收入中位数升幅:

职业收入最低10%工作人口46.6%职业收入最二低10%工作人口29.6%整体中位数升幅29.6%职业收入第二高10%工作人口23.3%职业收入最高10%工作人口23.6%邓伟江口中所说的「坚尼系数跌了」,是指以除税和福利转移后的数字,今年为0.473,比5年前的0.475稍微回跌了0.002,他形容是历史上首次下跌。

邓伟江指,坚尼系数只看现金收入,「其实我们最想知道物质生活的差距,但收入无考虑资产,很多低收入(的长者),可能有很多资产,物质生活无事的。」他认为整体坚尼系数,不能反映这部分的生活,所以剔除后计算会更清晰。

他又解释,政府提供很多福利,都不是用现金补贴,例如公屋和医疗津贴等,这些都对物质生活有帮助。所以将这些福利和税务转移后,会看到今年比5年前年情况改善。

周永新:官方说法实质作用不大

多年来关注社会福利的周永新教授直言:「这样讲的实际作用不大,这两个因素(人口老化、家庭小型化)会继续下去,如果包括了,从数字上可以更了解香港变化。」他指政府提供了不同坚尼系数的计算和结果,但重点依旧是0.539的数字,因为可以用来观察到整体变化和趋势。

整体贫富悬殊上升,除税和福利转移后就下跌,是否反映长者和一二人家庭福利不足?周永新就说,坚尼系数只看现金收入,即使有长者生活津贴,每月都只有几千元,实际上都仍然是低收入,説法不太準确。

周永新相信,人口老化不能逆转,家庭成员也只会愈来愈少,情况是大势所趋,5年后数字只会更严重。他不愿形容政府正在玩数字游戏,美化社会状况,因为可以由不同角度分析数据,但他认为将长者和小型家庭因素撇除,无助理解香港环境。

周永新认为,整体坚尼系数微升0.002尚算平稳,过去五年无特别改善,但也没有恶化。他观察到两个好现象,包括香港失业率的确很低,对比欧洲等完全没有收入的家庭而言,香港已比较好。另外,他亦承认最低工资和长生津有一定帮助,「政府做咗啲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