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港台万象 >是「伪善」还是「品味」?你怎幺选择你的生活方式 >
文章信息

是「伪善」还是「品味」?你怎幺选择你的生活方式

作者:   发表于:2020-02-25  分类:港台万象 

翻译:Wendy Chang

生活方式就像性爱一样:愈没有,就愈要谈论它。台湾人很喜欢讨论生活方式,话题内容通常是名人的穿着、名人喜欢什幺,这个话题跟美食、血拼一样受欢迎。

但是,究竟什幺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有很多不同定义,不同的人会用不同方式解释。ICRT电台在播报新闻时,会将「生活新闻」独立播报,新闻议题内容涵盖环境、文化、或是台湾人在国外得奖的消息。乍听之下,两件事似乎没什幺关连:「值得一提的过活方式」和「别人做的事」。

我对于「生活方式」也有自己的定义,我认为生活方式就是表达自尊的方式。喜欢某些事物,做某些事,同时也讨厌某些事物,不做某些事。把你所有选择做和不做的事加起来,就会形成某种生活方式,你自己独有的,和别人不同、也无法共享。你依据生活方式创造出来的形象,反映了对于自我的理解,还有你希望别人怎幺了解你。

一个人的生活方式非常容易观察:怎幺说话、走路,吃什幺、喝什幺,穿什幺、怎幺穿,喜欢哪种音乐,交什幺样的朋友,读什幺样的书,去哪里度假,怎幺装置家里,开什幺车,看什幺电影,都可以一窥一二。用法国社会学家皮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所说的话来定义就是「惯习」(habitus),你的品味及偏好影响着每天的生活,引导你选择做什幺。但是这些偏好不是依据社会阶层或是收入来决定,反而通常是依据中产阶级的品味和偏好。

如果你对某种类型的人有归属感,就会依照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举例来说医生通常不会去饶舌歌手的演唱会,而饶舌歌手一般来说也不会去听舒伯特的音乐会,知识份子不会去听贝多芬命运交响曲,或是韦瓦第的四季小提琴协奏曲(法比奥·比昂迪 Fabio Biondi的演奏或许是例外)。身在较高社会阶层的人在选择穿搭的时候,通常不会是棕色鞋子配蓝色或黑西装,也不会穿了粉红色衬衫还要配绿色领带,更不用说苏格兰纹的夹克配上直线条衬衫了。

有「生活品味」的人不会用便当盒吃午餐,喝饮料的时候他们只会选择用玻璃杯。哲学家不会想要在购物中心血拼或是看好莱坞电影时被其他人看到,那样太没品味了。自认为是钻研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戏剧行家的人,当然不会想要被发现去听阿尔卑斯传统音乐。在晚餐桌用餐发出声音,或是使用刀叉的方式不对,都会影响你下次是否还有机会参与晚餐会,尤其是当主人也正悄悄列下次次聚会的名单。这些会被视为势利的行为在欧洲十分普遍,相较之下至少就品味及偏好而言,美国会比较平等一点。

尤其中产阶级的人,生活方式让人会特别注意到,如果他们被抓到做了和阶级形象不符合的事,会觉得自己好像被出卖了,他们想要维持「区别」(Distinction,布迪厄重要着作书名),显示他们和其他人的不同,不与那些行为不合适的人为伍。

这样的行为其实有点伪善,如果加上傲慢还有优越感的误导,就会产生歧视。当然,你也能说这种歧视能够刺激一个人主动去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此一来人开始会自省、反思,社会也渐渐意识到「个人的生活态度」的重要性,每个人对于自我、个体的意识愈来愈强。

但在台湾,我很少看到不同的行为区别,虽然说它有可能是存在于我看不见的社会阶层,这边发生的任何事物,或多或少最后都跟生活品味及方式有关,可是你想要从一个人的习惯看到他的个性,很难,几乎很少会看到,因为大部分人的言行举止都被文化的期待所主导,这该如何解释呢?有可能是因为大部分的人奉行的生活原则都一样:方便。

在台湾,便利有点像是一种宗教。人人都要方便的生活,就少了区别性,没有个人的生活特色,方便就像邪恶的相对主义,不会让人更好,也不会让人更差,唯一的差异就是相对差异而已。很多台湾人不会注意也不会介意到别人怎幺看他,因为他们的行为从来也不会从美学观点来被分析。这就是为什幺什幺是都可以跟品味有关。

台湾人也似乎不会去观察别人,也因此他们无法将对自己的解读和别人的认知拿来比较,如果你发现自己的想像和别人对你的认知有些落差,你就会採取行动改变了。我想这也是为什幺许多人缺乏自尊心与自重,你根本没有机会跟其他人比较,当然就不会有自我的特色,没有个性差异的人就无法拥有自尊、或是自重。

我不是在批评台湾常见的生活方式,更不是再说教,只是生活品味这件事情不单是概念性的东西,我只是在观察、比较、然后评论我自己看到的事物,台湾对我来说是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毕竟我是在一个注重公共形象、外在举止的国家长大。

我会说在欧洲生活的确比较会有社会控制的感觉,不过不是以道德标準来看,而是以美学标準、个人品味偏好来衡量约束你,你感觉到别人怎幺看你。如果你执意要在公共场合前后拍手,觉得自己在做伸展操很健康,像早上你会在公园看到的老人操一样,欧洲人应该会一直盯着你看,那种盯法应该不会是你想要的。

在台湾还有许多相关的生活方式,可以很容易的观察到:用便当盒吃饭、餐厅会闻的到垃圾的味道、拖着脚走路、在公共场合睡觉、穿西装配不合适的鞋子、皮带繫在腰以上(好像怕裤管湿掉似的)、家里用霓虹灯装潢(看起来好像火车站的厕所指引)、用塑胶袋装食物饮料、穿着看起来是设计给小朋友的衣服、拍照一定要比Ya、坚持要学名人过生活等等。

用批判式的态度讨论一个人品味、生活行为,可能会让公众言论变的更辛辣,不过也让它更有鉴别度、特殊的品味,也是台湾人到访法国、义大利或世界其他地方时会喜爱的,而这些地方表现生活方式不只是当作私人事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