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减肥塑身 >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野草》:纪念邮电归班大游行七十週年 >
文章信息

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野草》:纪念邮电归班大游行七十週年

作者:   发表于:2020-01-11  分类:减肥塑身 
【编按】台湾的白色恐怖历史是当前转型正义的重要课题,但在过去的论述中,都较为着重在呈现受难者的受迫害经验,而较少涉及当年涉案者的理想、主张与行动。近日,国家人权博物馆展出「激进1949: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刊物《野草》」图文展,呈现1949年戒严前后,一群邮电工人为了争取「归班」和「同工同酬」,发起战后第一场大规模的工人游行,并因此遭受白色恐怖镇压的工运历史,期能藉由他们的思想和实践,为转型正义注入更多视野和反思的契机。此图文展从3月23日起展至5月1日。

1949年3月,台北街头爆发了台湾光复后的第一场由台籍邮电工人发起的争取「归班」1与「同工同酬」的请愿游行,这是二二八事件后,首度再起的公开群众运动。

事件不久,由于内战战局与政治局势的丕变,台湾省政府在同一年的5月宣布台湾地区戒严,随后公布施行《惩治叛乱条例》、《检肃匪谍条例》,针对光复初期以来的工会力量、进步人士、中共地下党进行逮捕、审讯、关押与刑杀。

1950年2月,随着计梅真、钱静芝两位原台湾邮电工会成立的国语补习班老师的被捕,光复初期一批投身邮电工人争取权益运动的邮局与电信局员工也相继被捕入狱。同年8月,计、钱两位江苏籍的女老师被枪决,许金玉、刘建修等台湾籍邮局与电信局员工共33人被判处15年至7年不等的徒刑。至此,战后台湾工潮的第一朵浪花被遏制在襁褓之中。

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野草》:纪念邮电归班大游行七十週年

邮电工人的国语补习班

1946年9月,刚正式成立一个多月左右的台湾省邮务工会,开设了「国语补习班」,上课地点就在台北北门邮局内的大礼堂,由两位来自大陆的江苏籍年轻女老师计梅真、钱静芝担任教员。计梅真负责教学台北邮局与电信局的员工,而钱静芝则是针对在邮电管理局(现国史馆,长沙街一段2号)的员工进行教学。

根据邮电案判刑入狱并倖存下来的邮电员工的回忆文章可知,计、钱两人对参加国语补习班的邮电员工来说,绝非仅仅只是「国语学习老师」,甚至可以说,在国语补习班学习短短几年过程中,深刻地影响了参与其中的邮电员工的人生观、价值观与世界观。

邮电案中遭判刑15年的电信局员工刘建修说: 「计老师在上课时,曾经让我们读过一篇叫〈墙〉 的文章。她透过解说文章,告诉我们这个社会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墙的这边是做官的跟富有的人家,墙的另一边则是像我们这样的穷困的、受压迫的人们。这个过程,我逐渐明白了什幺是阶级与不平等。」

《野草》的发行

1948年3月,计梅真与钱静芝经过一年半对每一位同学深入观察与理解后,便鼓励补习班的同学们组织起「补习班同学会」,并发行同学会刊物《野草》。

《野草》自发行第一期,一直至(第二年第九期)发行最后一期;一共持续发行了一年四个月的时间,共计29期,每期发行份数大约一百多份。

《野草》曾举办过两次规模较大而正式的徵文活动。第一次在第4期上公告,题目为「忘不了的事」。8月16日第8期当中,对第一次徵文公告结果,最后一共收进了21篇稿件。

《野草》的第二次徵文公告刊登在出刊的第11期,并将原订10月16号出刊的第12期合併13期,以「纪念光复节特刊」为名将徵文稿件一起刊出。该次徵文题目为以下四个方向:(1)我学习国语文的经过;(2)台湾光复三年的回忆;(3)三年来的感想;(4)其他:凡是关于纪念光复节的文、诗歌,均可。

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野草》:纪念邮电归班大游行七十週年

邮电工人归班运动

台湾省邮务工会筹备过程中,愿意参加工会活动的邮电员工并不踊跃。上海来的第一任工会理事长陆象贤发现在邮电管理局内部存在两种不同工资制度后,提出「实行同工同酬」、「要求解决台湾省籍职工的归班问题」等口号。因为工会诉求切合台湾邮电工人的切身利益,很快得到全省邮电工人的支持。

依据许金玉在《台湾好女人》中的描述,台籍员工对于无法「归班」不满归不满,大家却都不知道要如何去推动。许金玉说:「有天上课的时候,当计老师和我们讨论社会问题时,有一个同事就向她提出这个问题,请教她,我们该怎样来推动这个『归班』运动?」

许金玉回忆计梅真当时的回答:「自己的权益,一定要自己去争取,自己如果不去争取,是没有人会替你争取的!」计梅真首先严肃的对大家说,然后接着建议同学:「你们可以充分利用工会,通过工会争取发言权,并且争取你们应有的权益。」

许金玉在《魂繫台北──纪念台湾邮电工人运动先驱》一书中提出,对计梅真与钱静芝的追思纪念,不仅是怀念老师,更重要的是,要把两位老师在台湾领导工运的史实供诸于社会,让社会知道他们在台湾为工会争取利益的历史。

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野草》:纪念邮电归班大游行七十週年

七十年前的请愿游行

从1949年起,连报纸上对台湾省籍邮电员工要求归班的报导开始大量增加。该年3月26日,约莫下午四点半,春分未久的台北城上空,飘着绵绵细雨,来自台湾各地超过四百名愤怒的邮电工人代表,步出了原本正在进行中的「台湾省邮务工会解决归班问题各地各级代表大会」会场,鱼贯涌出位于北门旁的台北邮局外,集结在中正西路(日据时期的北门町,1970年后改名忠孝西路)街道上,浩浩蕩蕩、无畏地沿着中正西路,一路朝向台湾省政府,即今天忠孝东路的行政院方向前进。

邮电工人突袭式的游行,虽然只是短短1000公尺左右的路程,但却是台湾社会运动、工人运动在三零年代,遭日本殖民政府全面镇压后,相隔了近二十年,规模最大的一次以工人为主体的集体行动。更重要的是,爆发这场游行的两年前才发生「二二八事件」,国民党当局才在同一地点以机枪对着近千名往官署集结的抗议民众扫射。

仅仅事隔两年,台湾邮电工人竟如此毫无畏惧地以集体游行的方式重回当年的「案发现场」,根据参与了当天请愿游行见证者回忆,队伍行进至长官公署的路途中,陆陆续续还有着声援的民众一同加入,因此,游行队伍到了省政府人数已经超过千人。

游行之后,4月1日,邮局与电信局正式分家。虽然当局仍然维持了考试才能归班的坚持,但与这场游行也许有很大的关係,考试基本上接近形式,绝大多数的台籍员工都在考试后纳入正式员工,极少数考试不及格者也能留用日后再考。归班考试在7月26日最后一批邮佐考完后告一段落。「归班」问题的这场长期斗争,总算获得解决。

白色恐怖和转型正义

,计梅真、钱静芝遭到逮捕。8月31日,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合议庭判决计梅真、钱静芝「意图以非法之方法颠覆政府而着手实行,犯行确凿,罪无可逭,亟应处以极刑」而判处死刑。许金玉、刘建修等三十余人,则分别被判处15年、10年、7年不等之刑期。

,计梅真、钱静芝在马场町刑场遭到枪决。计梅真得年35岁,钱静芝得年32岁。

这群台湾战后工人运动的先锋,在白色恐怖年代中,无一倖免成了国民党政权下的政治犯,遭到大规模的逮捕、长期监禁(史称白色恐怖「邮电案」)。这段历史自此彷彿禁忌般在高压肃杀的台湾社会中石沈大海。

在尘封七十年后,这段战后首次大规模工人运动的历史,终于在国家人权博物馆重见天日!3月23日起,由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举办的「激进1949:台湾邮电工人与他们的刊物《野草》」图文展,在国家人权馆兵舍六号展厅正式开展。

此次图文展,是七十年来首次完整展出邮电工人当年争取权益波澜壮阔的这段历史,更是这群邮电工人创办战后第一份工人刊物《野草》,首次呈现在台湾民众眼前!对于重建白色恐怖真相与历史,对于深刻反思转型正义的当代实质意涵,格外具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