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减肥塑身 >外溢效应只是洪耀福为礼让柯文哲而呼咙民进党基层的话术 >
文章信息

外溢效应只是洪耀福为礼让柯文哲而呼咙民进党基层的话术

作者:   发表于:2020-01-14  分类:减肥塑身 

外溢效应只是洪耀福为礼让柯文哲而呼咙民进党基层的话术
2014年柯文哲在民进党礼让之下,结成在野大联盟,确实在选战中发挥功效,让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将蓝天翻成绿地,最终在2016失去政权。

不过柯绿之间的关係,却在2016蔡英文上台之后,发生了从友到敌的彻底转变。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国民党不再执政,因此对于自诩为白色力量的柯文哲来说,就必须要藉由批评民进党来争取那些不满于执政的民心

所以说,从前瞻到世大运,从内政到两岸,或是从王世坚到陈菊,都可以见到柯文哲在大大小小议题上,无役不与地批评民进党的场景。在国民党因党内权力更替时,一跃成为反民进党的指标性人物,也使得蔡英文和民进党在短短一年多内就失去几乎所有的中间支持和年轻族群,大厦将倾。

更甚者,柯文哲还在蔡政府陷入两岸低潮,饱受质疑时,赴陆参与双城论坛,公开表述「一个中国不是问题」,甚至认同中共官方的「两岸一家亲」论述,根本性瓦解民进党的「维持现状」,使得蔡政府的两岸战略步入绝境。

不过即使如此,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仍然在中常会上推动得徵召无党籍的「柯文哲条款」,并且对早已公然宣布参选台北市长的同党同志姚文智极其不友善,甚至还提出所谓的「外溢效应」,为礼让柯文哲预作论述铺陈。

外溢效应是什幺?

然而到底什幺是「外溢效应」?其倡议者洪耀福在年前的媒体茶叙对此就解释说,地方的选情会有连动效应,即正面或负面的外溢效应,所以在选举决策时,要看全国的局势,不能就单一地方考量。也在同一时间,亲绿的媒体透露,民进党的府党高层达成共识,由于内部民调显示,柯文哲在台北市以外的地方,仍有5至10%的外溢效应,所以希望藉由柯来保住云林、嘉义、澎湖、宜兰等在当选边缘的县市。

简单来说,外溢效应就是指某一县市的选情会连带影响其他县市、甚至是全国的选情。而之所以柯文哲会有外溢效应,除了其本身全国知名度、代表性和高度媒体关注外,亦由于台北市本身为全国媒体的兵家首重之地。

柯文哲在2018还能形成外溢效应吗?

外溢效应近年最着名的案例,就属2014年柯文哲与连胜文的对决,其在相当程度上,造成国民党整体的选情崩溃。而根据媒体报导,民进党在2014拟定要礼让柯文哲的决策者正是洪耀福。所以这也难怪,洪会食髓知味,试图在2018如法炮製2014的取胜方程式。

不过很遗憾的是,洪当初的策略,事实上并没有太过独到、创新之处,因为在过去,民进党甚至还有策反蓝营人士来代表绿营出线,最后翻转地方政治结构的选举策略。相比之下,柯文哲当选之后,台北市并没有出现选民结构翻转的情况,甚至就目前来看,柯还有鬆动民进党基本盘和中间票的情况。可见洪2014的选举操作,仅是着重于眼前利益,而没有考量到后果,不具「前瞻性」,顺应有利大环境取得佳绩的策略。

所以说,仅是由于有利大环境,而非自身谋略,取得佳绩的操盘手,如果认定2018还会有外溢效应,而试图故技重来,那这样的策略就自然是值得令人再三怀疑的。因为政治情势变化万千,无论是柯文哲个人的特质,抑或是整体政治环境变化,2014跟2018其实已然发生「质」的变化。

柯文哲已经变色
首先,就柯文哲个人的政治属性来看,虽然其自诩白色力量、跳脱蓝绿,而从民调数据上来看,确实也掌握大多数的中间和年轻选票。然在其当选之后,不仅屡屡砲轰民进党,甚至还向中共释出相当善意,认同「一个中国不是问题」和「两岸一家亲」的论述,并拒绝认同蔡英文的「台湾价值」,提出应向对岸开放的「台北价值」。可以说,在政治光谱上,已不再是2014时会被攻击为墨绿的政治定位。而当柯文哲的「一个中国不是问题」、「两岸一家亲」碰上国民党长期以来的「九二共识」和「一中各表」,基本就不太可能期待这场选举能被操作塑造国民党「亲中卖台」形象,将地方选举上纲到全国议题。

二、柯文哲声势不若当年

其次,虽然柯文哲就目前所公布的各方民调数据来看,领先于其他挑战者,不容小觑。不过由于柯已经执政,所以说2018的选举并不太可能再展现如同2014的爆发力。也就是说,在柯文哲声势相当可能不如2014的情况下,就不太可能出现等值的外溢效应。

三、国民党已经在野
最后,在政治环境上,2018与2014最大之不同,就在于国民党已然在野,而社会氛围也不再是蓝绿对决之下的「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所以说,在不可能藉由砲打中央来伤害国民党的情况下,2018国民党与柯文哲的选战,就更可能会偏向于市政层面,而非如同2014,甚至到政治价值的宏观层面之争。

从此来看,2018柯文哲就很难在形成如同2014的外溢效应,帮助到民进党摇摇欲坠的选情。

面临内忧外患却束手无策的洪耀福

自民进党执政声势下滑后,为避免因年底败选而辞铺盖走人的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在无力调和党内鼎鼐的情况下,就只好多次评论国民党选情,来进行意图过于明显而徒劳的反向操作。虽然一连串的放话皆不见任何效果,不过洪却完全没有身为一个执政党秘书长该有的气度与格局,欣喜地罔顾党内纷争和社会矛盾,说自己是在帮国民党,所以国民党应该付他薪水。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面对内有党内互打剧烈、外有柯文哲威胁,洪耀福却似乎一点办法也没有,而像过街老鼠般,无论说什幺做什幺都被党内和舆论抨击,因此最后根本不敢再提,只好迫使党主席蔡英文亲上火线,陷蔡于内外交攻的困境,进退失据,饱受嘲讽,威信蕩然无存。

最具体的案例,莫过于年前蔡主动抛出「台湾价值」,试图营造礼让柯的舆论环境,却被柯文哲以「台北价值」反打,惹来林浊水猛批说蔡的操作能力根本不应亲上前线;而在党内,面对黑函尽出的台南初选泥巴抹黑战,虽然蔡以党主席身分勒令不得再互相攻击,违者党纪严惩,然而黄伟哲国会办公室主任的匿名负面文宣却在隔日送印数十万份,陈亭妃亦持续针对此点穷追猛打,让民进党内完全看出蔡目前已是空壳主席,谕令不出府外。

这也就是说,当民进党陷入内忧外患的兴衰之际,这个号称最会选举的政党,却係由一位左不能护主,右不能救党,遇有问题就退居二三线的秘书长来负责党务,这自然让民进党内的纷争烽火连天,声势下滑,甚至出现党中央民调中心被党内中常委质疑不公正的天下大谬。
民进党该不该继续礼让柯文哲?

由于台南市长初选仅会影响一地之牵连,不若柯文哲之于民进党,可能影响其2018、2020和2024大选之选情,以及民进党世代接班和新潮流之兴衰。所以说,在洪耀福不敢也不能,亦或是知情却不报的情况下,笔者便进一步来帮这位最爱帮别人分析选情却又不敢分析党内的秘书长,来探讨民进党到底应不应礼让柯文哲。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问题就如同柯文哲自己所说,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问题,这也是柯始终摆出吃定民进党态度的最主要原因。也就是说,民进党无论礼让,或是不礼让柯,都会受到伤害,而非如同洪所戏谑说是两利相权取其重。

一、礼让柯文哲有好处吗?

首先,如果从2014的经验来看,让柯文哲,可以减少国民党在其他县市的票,以及增加民进党的票,并且避免民进党因对抗柯文哲而在2018失去中间票;不过就如同前述所说,由于国民党已不再执政,台北市的外溢效应难以重现2014的光景,而更可能限缩在台北市之内,所以较难减少国民党在其他县市的票。

此外,由于柯文哲过去对民进党批评太兇,以及民进党执政违反诸多选前承诺,即使柯文哲愿意,也难以帮民进党吸引到中间票。更何况,柯必然不愿为民进党而得罪中间选民,输掉选举,因此铁定不可能为民进党的大局抬轿。

不过上述的推论,仅能推断在2018礼让柯文哲的效果不若于2014,对于民进党来说,仍可能有因派不出更好人选而礼让柯文哲,来击败国民党的利益。然而真正会令民进党头痛的是,就是2018的柯文哲,其实不仅缺少2014正面的外溢效应,更是具备负面的外溢效应。

二、礼让柯文哲有坏处吗?

民进党台北市议员许淑华近日曾经表示,如果礼让柯文哲,那绿营起码有10%的重要选民不会出来投票,让台北市掉5、6席议员。而就如同柯文哲所说,市议员是最接地气,与民众互动,深知基层偏好的人。也就是说,如果民进党礼让柯文哲,事实上就很可能失去深绿的支持,尤其是在统独立场比民进党更独的时代力量,宣示将在全国推出54席议员的情况下。可以预见,不仅是台北市,全国不满柯文哲的深绿票将会大量转移至时代力量、基进党、自由台湾党身上,如同2016不满国民党的人转投亲民党般。

因为对于深绿基层来说,其早就不满蔡英文完全执政却又仅软弱地「维持现状」,如果再力推礼让「两岸一家亲」、「一个中国不是问题」的柯文哲,自然就会引爆所累积的不满情绪。从近日民进党前台南县长苏焕智退党独立参选时所说,与蔡英文政府理念有所不同,以及吕秀莲所说,民进党礼让柯文哲会付出严重代价,即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礼让柯文哲除了会导致2018深绿基本盘鬆动,亦会让民进党再度养虎为患。因为柯文哲为挑战总统大位,必然会批评执政的民进党,否则在挑战时就将无从着手。甚至,柯文哲若因礼让而当选,还会导致有意接班挑战2024的民进党天王,如赖清德、郑文灿和林佳龙,届时被迫面对柯而在选战之中遭到边缘化的命运。从此来看,礼让柯文哲对于民进党来说自然就是百害中仅有一利。

三、不礼让柯文哲有什幺后果?

那如果不让柯文哲呢?自然,如果柯文哲因分票而输去选举,许多支持柯的选民就会怪罪于民进党,民进党也可能面对到中间选民的外溢效应。不过由于,就目前来看,民进党本身就没有太多中间票可以失去,因此对民进党来说,礼让柯文哲,或许就变成是要掉中间票还是深绿票的选择。

如果说蔡英文洪耀福宁愿选择捨弃深绿票,笃定绿营基层会含泪投票。那确实,就如同吕秀莲所说,民进党将会付出严重代价。因为许多民进党的人若看到深绿会含泪投票,就必将会为争取中间选票而效仿柯文哲的两岸路线。如同近日民进党高雄市长的初选参选人赵天麟,就提出高雄要积极与大陆交流、开放,与深圳结成新的双城论坛,认为民进党中央做不到的他会来做。

也就是说,礼让一个柯文哲,将会让民进党丛生更多的小柯文哲。这,就是民进党要付的代价。

洪耀福想礼让柯文哲吗?

洪耀福虽然认为礼让柯文哲是两利相权取其重的问题,不过洪却从未明确说明礼不礼让柯文哲对民进党的有利点到底是什幺?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洪这番话只是在打迷糊仗,根本就无法提出具体的论述和分析,只是想减缓基层对礼让柯文哲的反对。也就是说,洪会说两利相权取其重,要考量外溢效应,就是心中早有定见要礼让柯文哲,而欺骗民进党基层的话术而已。

不过由于基层和党内各方反弹日益严重,以及洪耀福过去对同党姚文智的态度太过于欺人,因此最近洪也开始对姚展现一定程度的友好态度,并且在柯文哲和陈菊纷争、斗嘴时,罕见表示柯不应膝盖式反应,让柯文哲这位快人快语的「政治素人」难得地说会检讨。

不过柯会听从一位在党内份量不高,却不怕得罪民进党大姐头陈菊,甚至狂妄地说这位绿营最具辈分的政治人物在选对会上只有一票,其间原因,自然就在于向来自诩智商过人的柯,深知民进党礼让自己与否的关键就在于洪耀福,所以必须展现较为友好的姿态。

在过去,柯文哲更是乐于展露其与洪的互动默契,时常在面对媒体质疑柯绿关係生变时,说自己与民进党「高层」很好,以平息外界质疑。两人甚至还一搭一唱,在外界质疑是否礼让时,由洪率先说提名要有想像力,尔后再由柯说洪一直都很有创意。试问,如果民进党「高层」要进行一场符合党内机制,从党内取材的初选,还会需要这幺多想像力和创意吗?

所以,不难见洪本身早已有定见要礼让柯文哲,只是在演一场抚平基层不满的戏,寻觅台阶,来为柯进行加冕。于是,与洪夸讚姚文智约略同时,媒体就爆出民进党「高层」设立25%门槛,若姚低于25%就将礼让柯文哲。但在这幺明显要弃子,而得不到奥援的情况下,姚似乎就很难冲破民进党中央所设立的「防姚门槛」。

洪耀福礼让柯文哲只为蔡英文

那为何洪耀福会已有定见,必须要礼让柯文哲呢?这自然就与民进党内的权力布局有关。由于蔡英文并非派系出身,而係半路杀出的弱势共主。蔡在过去便透过柯文哲和时代力量来从党外节制党内派系,避免落入在党内被架空的困境。

所以说,当蔡执政之后,民调崩落,连在党内画下禁止内斗的红线都被无视的情况下,自然就必须再仰赖于党外势力来维持其弱势共主的地位。并且,如果民进党不礼让柯文哲,导致柯于2018落败,则素有野心的柯,便很可能不甘寂寞,在2020挑战总统大位。而如果说蔡英文的民调持续在25-30%徘徊,那幺届时蔡就相当可能在选战之中遭到边缘化而成为台湾史上第一位无法连任的总统。

因此,对于蔡英文来说,便有至关重要的利益要避免柯文哲在2020挑战总统。而要达到此目标,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2018礼让柯文哲。这也不难怪,柯文哲的母亲在被媒体询问柯会不会在2020挑战蔡英文时,会脱口说出柯不可能会去挑战自己的「恩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小英抢位置。言下之意,其实在暗示蔡英文若在2018礼让柯文哲,由于有恩于柯,因此柯就不可能在2020挑战蔡。

因此可以理解,民进党若在2018礼让柯文哲,对于蔡英文来说自然是能保住连任的一线生机,又能箝制党内势力的绝佳好棋。所以这也是作为蔡的祕书长洪耀福自始自终会对柯文哲採取如此友好的态度,不从民进党的角度思考,反而是不断想出,例如外溢效应、新模式等等新说词,来为柯解套。洪甚至在柯文哲批评民进党,与绿营人士如陈菊这等辈分的角色冲突时,扮演柯与绿营基层和各方的和事佬,彷彿是柯在民进党的蔡璧如,全盘打理柯的政通人和,为其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戏谑地说,洪耀福才应该去向柯文哲讨些薪水,而非是国民党。

然而对于民进党来说,如果礼让柯文哲,却并不是那幺有利的事情。因为就如同前述所说,目前深绿基本盘毋须再含泪投票给民进党,而有像是立场更独的时代力量、基进党和自由台湾党这样的选择;其次,此举亦会造成民进党许多政治人物会群起效尤柯文哲的两岸主张,例如近日的赵天麟;最后,若柯文哲在2024出马,也将会导致民进党的接班梯队遭受打乱,使得现有的一线政治人物由于时不我予而无法更上一层楼,让党内陷入比2007年更严重的权力交替危机。

不过,对于生杀大权掌于蔡英文,因此一心护蔡而非护党的「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来说,这或许并不是太过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