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减肥塑身 >天光本本做豆腐 不愿面对的黄豆真相,之后 >
文章信息

天光本本做豆腐 不愿面对的黄豆真相,之后

作者:   发表于:2020-01-14  分类:减肥塑身 

文/蔡佳珊

天光本本做豆腐 不愿面对的黄豆真相,之后

近两年,眼尖的民众应可发现许多卖豆浆豆腐的店家纷纷挂起「本店使用非基因改造黄豆」的布条与告示,连锁超市主打「只卖非基改」,多间酱油大厂也投入非基改大豆为原料的酱油製造,一时间,非基改风潮席捲食品界。在近年食安风暴笼罩中,非基改浪潮的崛起,充分证明消费者的觉知,可以迅速带动业界和政策的改变。


这是中华民国豆腐商业同业公会联合会理事长、白髮苍苍的詹武雄在三年多前难以想像的事。当时本文记者採访他时,他试图推动业界改用非基改豆已经十多年了,但是「接受的人不到十分之一,很多业者自己也搞不清楚什幺基改非基改。」詹武雄的工厂只使用非基改黄豆,口味佳、销路也稳定,身为理事长,却无论用口说或行动都无法说服同业跟进。


●非基改黄豆进口量倍增,占食用豆比例25%以上


但在2013年媒体大篇幅报导国人食用黄豆有九成为榨油饲料用豆(皆为基改)、仅有一成为食品级非基改黄豆之后,公民团体的倡议火热展开,民众关注也随之增温。长期深耕此议题的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随即发起拒吃基改豆的全国连署,指出成长中学童的健康风险尤需重视;2014年年底大选,「校园午餐搞非基」团队和一群家长志工发起要求候选人签署「基改食材退出校园午餐」承诺书,共获得175位候选人签署,包括六都市长,非基改议题因而备受瞩目。


于是在短短两年内,非基改黄豆的进口量跃升了二到三倍。根据关务署统计资料,民国104年非基改大豆进口量为58642公吨,若再加上非基改大豆粉与细粒13142公吨,总量达71784公吨。


詹武雄观察,以国人一年食用黄豆约二十多万公吨来计算,非基改比例已从10%提昇到25%以上,而且还在持续成长。原本使用基改豆的业者逐渐愿意尝试使用非基改黄豆,但仍有许多人还在观望,担心成本增加、售价调涨,流失消费者。


「有个豆腐店老闆在改用非基改之前,怕涨价没人买,失眠忧郁了一个月!结果改了以后,生意反而更好。他才放心说:早就该改了!」詹武雄说,过去豆腐业界经常削价竞争导致利润微薄,业者若能趁势改用非基改黄豆,提昇品质同时,也可让豆腐回到应有的价格。


基改豆在业界有个别名「饲料豆」,不过现在就连畜牧业者,也开始将动物饲料替换成非基改。江森贸易老闆江振德就说服饲料大厂合作,将进口的非基改玉米和黄豆製成完全非基改的家禽饲料,他发现养成的鸡肉风味更佳,肉质弹牙且完全无腥味。


●法令大刀阔斧,执行面问题仍多


因应民意,我国法令也做出重大修订。2015年年底,立法院三读通过《学校卫生法》修正条文,明订校园午餐禁用基改食材。2016年起,基改标示新制全面实施,将过去无需标示的散装食品、高层次加工品(如酱油、沙拉油),以及餐厅和传统市场全部纳入规範,若使用基改成分,皆需如实标示。举例来说,在菜市场里卖豆腐的摊贩,如果用基改黄豆为原料,必须插上立牌标示。


位于台中工业区的荣洲食品是国内豆製品大厂,就在这两年内渐进式将原料替换为非基改黄豆,从一开始一天只用三包,迅速增长,到现在每天将近一百包。总经理廖玲雪表示,自今年七月起,全厂只生产非基改产品。


荣洲的产品有半数提供给校园午餐团膳厂商,其他客户还包括全联、枫康超市和几间中部大医院。廖玲雪说,超市直接反映消费者有此需求,而今年校园午餐禁用基改的政策让他们更明快地决定全部转换,以避免作业上有基改豆混用的风险。


虽是因应时势而调整,不过廖玲雪指出,非基改黄豆比基改豆贵六成左右,每年两次的检验费也垫高了成本,「价格调涨25%,让我们损失了五分之一的客层。」流失的主要是传统市场通路。


廖玲雪也直言,校园午餐包商虽获得地方政府多五元补助,却因豆製品涨价而减少採购量。政策的美意,竟造成反效果:基改的确退出校园,但学生吃到的豆腐却变少了。


●嘉磷塞标準未改,又新增基改油菜甜菜棉花


伴随基改黄豆争议的另一个关键字,就是农药「嘉磷塞」(Glyphosate),俗称「年年春」。


嘉磷塞是广被使用的除草剂,也是孟山都旗下的基改种子搭配的药剂。天然黄豆若喷洒嘉磷塞会死亡,但是基改黄豆植入抗嘉磷塞基因,故而种植基改黄豆的农民可大面积喷洒嘉磷塞,省去除草功夫,但可想见基改黄豆的嘉磷塞残留量也会高于天然黄豆。


而检视我国进口黄豆的嘉磷塞残留安全容许量,高达10 ppm,对比同为大豆的毛豆却只有0.2 ppm,相差五十倍,双重标準令人不解。经媒体于2013年披露后,政府虽制定不少针对基改食品的管制法令,却对此一残留标準毫无行动。


另一方面,卫生福利部核可进口的基改食品原料,品项竟然大幅增加。记者于2013年查询时,我国仅进口黄豆和玉米两种基改作物。但持续追蹤发现,截至今年10月为止,多出棉花、油菜和甜菜三种作物,而与2015年3月相较,核准进口的品项从79项遽增到118项。


在社会大众如此关心基改议题之际,卫福部为何一手对国内基改食品加强管制,另一手却新增这幺多进口基改品项,并且未见主动对民众公开宣导?


基改油菜、甜菜和棉花将以何种形式流入食品?多数国人几乎全无概念。校园午餐搞非基行动共同发起人陈儒玮说明,油菜和棉花经过榨油成为芥花油和棉籽油,甜菜则是製作成甜菜糖与糖浆,都属于高层次加工品,单独贩售或是作为调合油需要基改标示,若是作为其他产品的原料之一,例如饼乾内添加甜菜糖,就无需标示。


此外,陈儒玮也对进口基改食品的审议过程提出质疑,「如果哪一天他们通过了鲑鱼、苹果怎幺办?通过就通过了。」民众完全没有参与的机会。


●本土大豆,蹒跚学步中


除了倚赖进口,国人还有新选择,那就是本土大豆。农委会自102年起推动杂粮复耕、活化休耕地,不少农民选择种植黄豆和黑豆。大豆种植面积由101年的79.59公顷,扩增到104年1652.29公顷。


我国禁种基改作物,故而本土大豆没有基改问题,又无需经过长程运输,新鲜度比起进口豆更高。若能做好市场区隔,理应具备竞争力。


但实际上做起来却处处卡关。首先,国内杂粮耕作中断已久,复耕大豆所需的机械无法迅速到位,种植和採后处理的技术也需重新摸索;好不容易收成了,进入加工环节,更是困难重重。


合朴农学市集负责人陈孟凯号召伙伴开设社区豆腐坊,希望先开拓通路,以复兴本土大豆。但目前苦于国产豆的性质不够稳定,做豆腐难以量产,只能先用来做豆浆。


陈孟凯指出,「台湾太久没种黄豆,从品种、种植技术到加工製程,都必须重新检验。」譬如他发现有些本土豆的「石豆」比例过高,石豆就是水泡不开的豆子,形同废豆。但这问题究竟是出在品种?栽培方式?还是烘乾过程?都尚未有充分研究。


真心豆腐坊师傅吴国桢在过去三年累积不少使用本土大豆的经验,他发现,「不同的产区、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种出来的豆子都不一样,」製作的人只能不断试验摸索。但他同时也指出,「台湾的豆子有自己独特的味道。」目前吴国桢主要用本土豆发芽製作豆浆,感受到每个品种各有风味:台南4号有奶香味、高雄10号油脂高且带有芋头香、金珠则是甜度取胜。若要做豆腐,就属颗粒大、取浆率高的台南10号最适合。


许多农民提及,以台湾气候环境,黑豆比黄豆好种。吴国桢也使用过黄仁黑豆,发现它蛋白质高,可做豆腐、豆浆,还可以酿酱油,比起黄豆并不逊色。


总括来说,本土大豆变数仍多,价格又比进口非基改豆贵好几成,都令加工业者望之却步。政府推动复耕的同时,必须仔细审视整个产业链各环节的缺失,并将资源投入后续加工的研发,民间也须整合种植与製造经验,共同找出本土大豆独特的产品价值。


●基改?非基改?吃的大抉择


使用非基改的告示满街都是,被食安事件吓得草木皆兵的消费者不禁又开始怀疑:是真的还是假的?


詹武雄也非常担心会有加工业者有意或无意混用,破坏消费者信任。2016年起新规定将非基改原料的基改非故意参杂率由5%降到3%,故而即使店家使用的是非基改黄豆,100克中仍有参杂3克基改豆的合法空间。


日前便有媒体将知名豆浆店标榜非基改的产品拿去检测,发现多数含有基改成分,但只做定性检验而没做定量检验,却可能冤枉店家、误导消费大众。加强稽查理应是政府责任,不过基改检验相当昂贵,抽查件数也有限。除非从源头管理,将榨油饲料用豆与食用豆分流,才能釜底抽薪。


反基改团体曾希望政府比照欧盟0.9%的严格标準,但是进口商中联油脂行销业务处副处长阮怡仁表示,如此一来进口价格将大幅提昇。


「要如何判断这真的是非基改?」时常对外演讲的陈儒玮经常遇到听众询问,但从豆子和产品外表都看不出来,端赖店家提供的採购证明或检验报告。他观察到市面上已有厂商进一步提供溯源履历,产品印有QR码,手机一扫即可看到原料豆的来源、製程和检验报告,资讯越透明,越能取信消费者。


非基改市场虽逐渐成形,但另一方面,国内支持基改的论述,声音也越来越大。


基改论战在全球越演越烈,日前有一百多位诺贝尔奖得主连署致函绿色和平组织,呼吁其别再抵制基改作物。在国内,反基改阵营也被研究基改技术的科学家们批评为反科学,笔战时见报端。由基改公司出资成立的协会近年来更举办多场科学论坛,捍卫基改技术的安全性。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基改百分之百安全,我也无法认同。因为它牵涉到的不只是健康风险,还造成社会、经济、环境许多层面的不公平,」陈儒玮认为,光是跨国企业垄断种子专利权这件事就不合理,更遑论因基改种子在第三世界爆发农民自杀与生态浩劫等严重问题。


基改花粉在自然界的散布也难以控管,世界各地天然作物遭受基改污染的事件频传,可能造成传统品种浩劫。即使禁种基改的国家,进口的基改种子也可能在运输途中落地生根,乃至开花结果。欧美、日本都有先例,经上下游新闻调查报导,我国进口大量基改黄豆和玉米,自港口到榨油饲料厂路途中,也经常发生掉落而自生的现象,若不加以监测防範,恐危及本土作物「非基改」的金字招牌。


基改技术的安全性属于科学专业範畴,一般大众难以置喙。但全球环境与社会的公平正义,你我都不能置身事外。无论选择基改或非基改,我们都该想清楚是为了什幺?不只吃得健康,更要吃得清醒,这就是黄豆教给台湾人民珍贵的一堂饮食教育课。


天光本本做豆腐 不愿面对的黄豆真相,之后 天光本本做豆腐~不愿面对的黄豆真相,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