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减肥塑身 >女友性索无度‧男子诉骗精子求偿60万 >
文章信息

女友性索无度‧男子诉骗精子求偿60万

作者:   发表于:2020-01-14  分类:减肥塑身 
女友性索无度‧男子诉骗精子求偿60万(吉隆坡3日讯)一名波斯尼亚男子指华裔同居女友在过去4年半把他当成“借精”及性发泄对象,他因而入稟法庭,控告对方骗精,索偿60万令吉!起诉人恩文阿峇波威(41岁)自称为本地一家公司商务总监。他在诉讼中声称他与前女友是于2008年相恋,两人在生下爱情结晶品,儿子迄今已3岁余。他说,他是抱着诚恳及真诚的态度与前女友交往,不过,前女友在诞下儿子后性格大变,时常鸡蛋里挑骨头,蓄意在家中製造不和谐的氛围。说出心理话被赶出家门他也指出,当时他发现前女友的性慾变强,一天索求无度,一天甚至要做爱6次,每次的过程长达1小时。恩文阿峇波威说,对方一旦无法获得性满足,将表现得过份妒忌、多疑及无故发脾气,所以他被逼一一满足她。他声称,起初他以为女友求爱的表现是出自于爱与情意,但后来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他说,前女友在性索求方面开始失控,甚至变成他每日需履行的“任务”,而对方各种无理举止也导致他情绪及精神备受折磨,出现心理不平衡状况。他声称,前女友时常以自杀来恐吓他就範,以满足无止境的性索求。起诉人说,他被迫在压力及担忧的情况下,成为前女友性发泄的对象。他当时希望前女友有朝一日可改过自新,答应下嫁于他。“为了确保孩子可在一个健康和健全的家庭中成长、为了家丑不外扬,我选择忍气吞声,默默承受这一切。”另一方面,阿峇波威宣称,前女友曾在去年9月3日狂性大发刺伤其左臂,为了遏制对方的各种恶行,他决定向对方坦诚说出心里话,岂知换来对方的羞辱、辱骂、殴打,甚至恐吓把他赶出家门。他披露,当他二度道出心底话时,前女友表现得更残忍及无理,马上把他赶出家门,并将其全部家当丢出屋外,让他一夜之间失去一切。自称已是大马永久居民的阿峇波威是于上週五入稟吉隆坡地庭,控告前女友。认为混血儿品质较优良阿峇波威说,当他知道前女友只是利用他,骗他的精子,以生出一个更“品质优良”的孩子时,他感到很羞辱和悲愤。他在诉讼中声称,女友只是把他当成性发泄工具。他说,当他致电要求前女友回心转意时,前女友告知他,他其实只是一个被当作性发泄的工具。“她也告诉我,可以让她拥有一个比大马男人更优质基因的孩子。”他宣称,前女友认为拥有欧洲基因的孩子将来会比本地小孩更胜一筹。他声称,前女友拒绝在儿子的出生纸上写上他是父亲外,同时也不愿把之前他所给的生活费(每月5000令吉)归还,并拒绝与他一起共同经营两人拥有的生意,以及前女友从数家国际学校获得数十万令吉的商业发展工程。除了索取60万令吉“骗精”赔偿外,阿峇波威也在诉讼中要求高庭在儿子的出生纸上把他注册为父亲,并在国内3家不同语言的报章上,刊登他为儿子亲生父亲的启事、堂费和一切法庭认为合适的赔偿。否认拐走3岁儿子针对阿峇波威较前被指拐走3岁儿子,代表律师纳西尔直指,这项指控不正确,但他不否认有关课题曾掀起不小的风波,因为这当中涉及了大马与波斯尼亚两国之间的关係。纳西尔也披露,他将在14天法定期限内把诉讼的副本传递给答辩人,而地庭已择订案件于10月1日过堂。他说,其当事人万万没有想到,答辩人想要的只是其当事人的“精子”。“一般上,男生逃避责任拒绝承认自己的亲生儿,但现在的情况却恰恰相反,女方拒绝在出生纸上填上我当事人的名字。”他说,据他了解,答辩人迄今仍单身,骗精的行为只为了生下一个拥有欧洲基因的孩子。劝先了解文化习俗才付托终身声称遭“骗精”的阿峇波威劝告所有外国男士,应在了解对方“文化习俗”后,才决定是否要“付託终身”。他语带揶揄地说:“如果你(外国男士)认为你要在这里结婚,请预先学习这边的文化习俗,就好像我这样;女士到欧洲时,也要吸取同样的教训,预先学习当地人的文化。”他形容,现年25岁的前女友是一个美丽、聪明、受高教育及能干的女子,他于4年多前开始与她交往时,衷心希望俩人能修成正果,但最后却事与愿违。求警勿逮捕前女友“不幸的是,我的梦想将不会实现,4年多后我才知道,我只是满足她性需求的工具,就只是这样而已。”自1995年定居在大马的阿峇波威在记者会上说,当他发现前女友从来不曾让他当丈夫,甚至是孩子的父亲时,他感到非常震惊,并认为自己好像是“一用即弃”(disposable)的工具。“难得这就是本地华裔女子的性格?我的生活自此之后就失去了意义,没有了我最爱的儿子,我活不下去,我要让华社知道,这个女子不要好的男人、爱和家庭,她只要性和金钱而已。”他声称,他已就此事寻求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的帮助,寻求和平解决的方案,并已向警方报案。基于儿子的人身安全,他恳求警方勿逮捕其前女友。60万索偿额包括工作财产受询他如何计算60万令吉的索偿额时,阿峇波威说,他与前女友交往的4年半内失去了所有,如工作和财产,还包括他对女方付出的“真心”。他披露,自己正学习如何接受这个事实,并从悲痛中走出来。他指出,女友与他分手后,曾召警察合力把他赶出门,并指将为儿子寻找另一个新爸爸。他说,自己是家庭暴力下的受害者,被前女友刺伤的左臂,已不能像往常般活动自如。‧2013.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