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减肥塑身 >从占领华尔街到苏嘉全农舍 >
文章信息

从占领华尔街到苏嘉全农舍

作者:   发表于:2020-02-03  分类:减肥塑身 

从占领华尔街到苏嘉全农舍
<>我不得不承认,从占领华尔街到苏嘉全的农舍,的确是一个相当奇怪的连结。但两则看似平行发展的事件,背后却隐藏着惊人的相似性。首先,是「大到不能倒」。2008年9月,前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放手让雷曼兄弟倒闭时,可能从未想到会酿成一场空前的全球性灾难—金融海啸。记取这次的教训,鲍尔森在同年10月鼓吹美国国会通过高达7000亿美元的纾困案,因为华尔街的金融业已经「大到不能倒」!同样的道理,苏嘉全作为民进党的副总统参选人,即便爆发农舍争议,民进党也须想方设法,让农舍争议所造成的损害降到最低,于是乎蔡英文开始抛出公、私领域切割的说法,尝试为这起事件设下停损点。因为「苏嘉全」已大到不能倒,如果苏嘉全倒下,民进党全体上下将一起赔上总统宝座的代价。

占领华尔街与苏嘉全农舍的第二个相似性则是,「竞租行为让多数人为付出惨重的代价」。所谓的竞租行为即是经济个体因政府的特许或管制,使其居于垄断地位而能获得超额的利润。金融海啸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华尔街的金融菁英过度的使用财务槓桿,以金融洐生性商品的包装手法,将许多不良的债权销售给一般民众。当这个金融泡沫吹破时,华尔街的菁英利用其特殊的政经权力结构关係,大方接受美国政府的纾困,即便把公司搞垮了,公司的执行长还能坐领年薪千万美元的红利。问题这笔帐谁来买单?当然是百分之九十九辛苦的美国纳税人,为这百分之一的华尔街菁英买单。苏嘉全农舍的例子就更明显了,即便民调显示有过半的民众认为苏嘉全处置农舍的作法并不适当,身为民进党的副总统参选人,前有立委护航,后有屏东县政府负责断后,苏嘉全价值九百万的农舍当然可以屹立不摇,但这中间付出的庞大社会资源要由谁来买单?这些社会资源只值九百万元吗?

第三个相似性,「最高的标準是拿来检验别人的」。日前美国着名经济学家克鲁曼撰文声援占领华尔街运动,他指出当美国政治与金融菁英纷纷跳出来指责这些参与运动的民众为暴民或激进份子时,却忘了自身是享有最多政经利益的既得利益者。这些既得利益者从政府获取了最多的政经利益,却让广大的民众付出了鉅大的代价。当一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这种不公的现象时,华尔街的政经菁英竟然经不起民众最卑微的检验,反而对民众的抗议行动予以谴责,可见最高的标準往往是拿来检验别人的。民进党过去常自诩为「最高检验标準」的政党,苏嘉全农舍争议延烧迄今,民众对于民进党对于谓的「最高检验标準」似乎越来越感到困惑。近来有新闻报导说苏嘉全将拿出最高的道德标準来要求自己,问题是,这个检验标準的效力,似乎已随时间的拉长,飘逝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