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坚强生活40天‧无脸畸婴离世 >
文章信息

坚强生活40天‧无脸畸婴离世

作者:   发表于:2019-12-08  分类:休闲娱乐 
坚强生活40天‧无脸畸婴离世(霹雳‧怡保)无脸畸婴李楚建坚强地生活40天后,週三(5月5日)因细菌感染及呼吸困难,深夜在怡保中央医院深切治疗病房离世,告别了短暂的一生。负责照顾小楚建的怡保幸运之家残障福利中心主席张国樑今日(週五,5月7日)召开记者会说,小楚建是于4月29日晚上疑因细菌感染而患上重感冒,过后被员工送到附近的私人诊所求医。隔天,员工见小楚建的情况未有好转,且呼吸困难,马上带他到怡保中央医院,但因值勤的医生不在,员工只好折返,把小楚建带到私人诊所。最后于下午3时,小楚建被送到医院深切治疗病房。感冒引併发症“小楚建因为感冒而呼吸困难,在饱受折磨6天后,最终于5月5日深夜11时10分离世。”由于小楚建嘴部裂开无法正常进食,医生只好把超过半尺长的喉管插入胃部,让看顾小楚建的员工将奶水倒进容器,再透过喉管把奶水输进小楚建的胃部。小楚建使用的喉官15天便需要更换一次。张国樑说,员工在小楚建离世的前几天,因为喉管移位,找了很多药剂行都无法买到适合小楚建使用的软性喉管,被逼将小楚建送院,让护士餵奶。“当初幸运之家照顾小楚建时,一直担心他会受到细菌感染,而谢绝媒体和公众的到访和拍照。”父:对大家是解脱“小楚建的父亲也觉得,小楚建的离世,对大家来说是一种解脱。”怡保幸运之家残障福利中心主席张国樑说,他週四(5月6日)早上在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领出小楚建的遗体后,已将遗体交给殡仪馆处理后事,费用由热心人士赞助。“殡仪馆当天直接将他的遗体送到怡保三宝洞火化,进行了简单的佛教超度仪式,他的陪葬品有新衣裳和玩具。”骨灰洒三宝洞前小河张国樑说,殡仪馆隔天早上拾金后,再把小楚建的骨灰洒在三宝洞前面的小河。他提及,他是根据小楚建父亲的意愿把骨灰洒落河流,以祈求小楚建脱离痛苦,好好转世投胎。原本,小楚建的父亲是希望把孩子的骨灰洒进大海,但最后因地点太远而打消念头。他指出,自从小楚建进入深切治疗病房后,他就一直与小楚建的父亲保持联络,即使是小楚建离世当晚,他也马上通知小楚建的父亲。“小楚建的父母担心白头人不可以送黑头人的禁忌,所以没有参与小楚建的后事。”离世前一天不能排泄一直照顾及视小楚建为亲生儿子般看待的哇娃莉蒂薇说,小楚建被送到深切治疗病房后,一直呼吸困难,离世前一天,已经不能排泄,一整天都没有小便。“我和女儿安里玛莉一直在深切治疗病房外守护着小楚建,根本无法接受小楚建离世的事实,也不相信小楚建会这幺快离开。当我们知道小楚建已经离开,就哭了起来,还亲了小楚建额头一下。”她说,虽然很伤心,但她也觉得这或许对小楚建来说是一种解脱,毕竟无眼无鼻的小楚建长大后,可能会遭人白眼或被欺负。呼吸困难双眼翻上现年42岁的哇娃莉蒂薇提到,小楚建临走前,她见小楚建因呼吸困难而双眼翻上,马上告诉护士,护士表示小楚建的情况良好,只是感冒才出现呼吸困难,不久后,小楚建就离开了大家。小楚建入住幸运之家后,一直由3名份属姐妹及母女关係的印裔妇女24小时轮流照顾,分别是哇娃莉蒂薇、妹妹蒂薇(39岁)和其女儿安里玛莉(21岁),她们在幸运之家工作超过8年。直到小楚建接受中央医院的治疗出院后,幸运之家才聘用3名看护照顾小楚建,哇娃莉蒂薇等人只是协助看护为小楚建洗澡和换衣服。新闻背景疑母长水痘吃药生畸婴小楚建还在母胎时,疑是母亲长水痘和风膜吃下医生开出的药物,出世后变成脸部畸形的男婴。小楚建的五官扭成一团,嘴部从人中裂开,没有眼珠和鼻子,仅靠口和一个长在额头的鼻孔呼吸,手指相连和右脚弯曲。小楚建的父母来自霹雳州太平,他们看到第一胎的孩子是一名畸婴后,担心自己及家人无法接受,忍痛把小楚建寄养在怡保幸运之家,希望他健康地存活下去。小楚建入住幸运之家的新闻见报后,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安排怡保中央医院儿科专科医生、矫型部主任、霹雳州福利局及卫生局人员前往幸运之家为小楚建检查,并把小楚建带返医院观察,过后再送返怡保幸运之家,由3名特别看护负责照顾。‧2010.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