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偏高房贷放款利率加房贷违约金侵犯人的生存权 >
文章信息

偏高房贷放款利率加房贷违约金侵犯人的生存权

作者:   发表于:2020-01-06  分类:休闲娱乐 

由中信房屋及住商不动产两家房贷业者进行「大台北金融机构旧房贷利率调查」,评选出大台北地区金融机构平均房贷放款利率偏高的十大银行,评选出「十大狠心房贷银行」。

在目前经济不景气中,偏高房贷放款利率,无异罔顾房贷户之生存权。由去年五月起以来央行已宣布降息达十二次,目前银行存款利率水準已跌至百分之二左右,但还有不少民众的房贷利率却依旧维持在百分之八以上,部分银行房贷年利率高达百分之九。

由于这种利率水準远高于央行认可水準,银行业者基本放款利率的调降幅度显然远不及存款利率的降幅,银行未适度调降房贷利率反映央行降息一事,并试图以「违约金」绑住消费者。此举引起了公平会与行政院消费者保护委员会纷纷要求各银行检讨对于提前还款或解约的房贷户收取违约金的合理性。

部分银行表示房贷利率降不下来,是因为逾放比率过高,但逾放比过高是银行经营不善,且政府也以百分之三的营业税供银行来打销呆帐,可说是以民众利益来贴银行的营运利益,因此,银行不可再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此外,虽然央行已经十二次降息,但部分银行由于固定利率存款户比例过高,资金成本无法立刻下降,成为银行的旧房贷利率无法立刻调降的原因之一,也转嫁到房贷户可说是不尽公平。

由此可知目前中央银行宽鬆的利率政策,并未使一般民众受惠,而银行同时却又趁机扩大贷款利差,从中转取利润,根本是把银行过去经营不善过失,转嫁到房贷户身上。而存款利率偏低导致靠存款孳息的人民及社会团体,其生活或生存无以为继,是侵犯人的生存权,等于是以经济强者欺压经济弱者「残暴的资本主义」之另一写照。

「举新还旧」在目前房地产一片不景气当中和转贷手续支出费用过高使得困难重重。由于房屋的现价往往影响转贷所能获得的贷款额度,例如在汐止地区,房价一片惨跌,转贷时以房屋现值鉴价,所获得的金额势必与之前的贷款金额差一大截,较不适合转贷。此外,如果当初购屋时银行并未鉴价,而是直接以房价的七成、八成贷放,民众在转贷时几乎都面临「举新还旧」价款不足,而必须自掏腰包补足缺口的状况,民众手上有没有闲置资金,将是转贷时需考量的重点。民众转贷时,成本除了考量代书费、涂销及重新设定费,还需考量原银行是否有提前还款需支付违约金的规定,银行通常收取违约金约在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左右。

银行若有对旧房贷户收取偏高的违约金,银行将可能涉及用高额违约金绑死消费者,而违反公平法第十九条第三款或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另外,银行可能透过垫高转贷成本的方式,绑住房贷户。银行之间是若有一致不降息的行为,等于是「高利贷」行为,导致有涉及联合行为的可能。

对于银行扩大利差,目前中央银行虽以专案金检促降房贷利率为应对,公平会及财政部,绝对有使得上力的空间,「公平交易法」上有关滥用市场优势地位的罚则,以及银行法第三十七及四十条,有关放款利率的订定,都是行政机关对目前存放款利差过大,可以对银行具体裁罚的依据。

为了达到银行降低房贷利率的目的,,政府应有让双方资讯恢复平等的义务及回归最基本的市场机制层面。房贷利率定价,须符合资讯透明、利率敏感度高、有效反映市场资金状况、有助解决旧房贷户利率偏高,并有利于导正基本放款利率。银行调整基本放款利率时,应主动告知客户,以符合消费者保护法资讯透明化精神;银行若未告知,以有利于消费者的方式处理,也就是说,利率调升,仍按原利率计息,若利率调降,则按调降的利息计息,以保障消费者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