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图博自焚事件的人权窘境 >
文章信息

图博自焚事件的人权窘境

作者:   发表于:2020-01-13  分类:休闲娱乐 

2009年底,笔者有机会接待一群来自中国北京的维权律师参访了台北的郑南榕基金会,并交流台湾民间社团在推动民主化的经验。记得当时一位维权律师参观了保留20年郑南榕先生一手创办的杂誌社,并以自囚自焚抵抗警方拘补的现场景观,观者莫不鼻酸落泪。维权律师们事后分享表示,在协助许多权益受害的个案中,也听闻过多起自焚事件,老百姓为抗议党政财团高层侵害个人财产权益与生活尊严,上访求助无门,只能以激烈的自焚行动死諌抗议。

图博自焚事件的人权窘境

自焚的手段固然激烈,且权力者往往会试图以个别化、极端化的说法,例如家庭人际压力、个人精神异常等污名化状况,简化为个别问题,回避国家在相应事务的责任与义务。所幸近年来,中国民间社会的觉醒意识,出现了一批批公民们突破官方主流媒体的传播,挑战了官方对于自焚者污名化的论述,要求政府正视其抗议诉求。个体权益诉求转变为更广泛的公众集体行动,儘管中共各种软硬兼施维稳统治,公民们仍在来回的缝隙中找寻改变的可能。

对比于中国社会发生的强拆自焚抗议,在中共血腥统治下的西藏,自2009年起至今已陆续有一百位以上的僧侣、青年、妇女,以身献火自焚。这等悲壮的行动,中共的污名化虽已在意料之中,但令人遗憾与疑问的是,百名藏人的自焚,却未得到汉人社会(包括台湾)的重视与同情,原因何在?本文即试图探究其背后的社会结构,在这个看不见光亮的黑暗时代中,挤出一点探索前进的力量。

在威权统治的维稳社会下,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结社自由,没有集会游行自由,被剥夺了近代国家应保障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而身为被外来佔领政治统治下的异族人,西藏人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他们不仅在经济、社会上所遭遇的条件恶劣,连自己的文化与宗教信仰都要被迫放弃,导致有些人选择走上极端的自焚手段,宁可自我牺牲也要向世人表达心声。

然而中国汉人对于藏人自焚,却在中共的宣传下,误解为其涉及国家主权、国土分裂之藏独宣示,阻碍了中国汉人对于藏人痛若处境的认识。似乎在所谓民族大义、国家至上的大纛下,此时个别的异议意见,个人的基本权益就变得维不足道。这等微妙的立场转变,其实在某些重大社会议题上,当权的政府常常会加以操弄利用,弱化人民在争取基本权利的社会支持。

例如台湾在死刑废除的倡议上,人民一方面高度质疑司法公信,但在面对死刑案件上又无条件支持司法判决的公正。这种精神认知的分裂何在?笔者要指出的这等现象的存在,恐怕是社会上多数公民们仍无法清晰地认知现代法治国家存在的重要目的之一,乃是在维护每一个个体最基本不可剥夺的权利,如果没有这层体认与反省,莫名地接受上位者以玄之又玄的亚洲价值、儒家精神要求在成就大我,牺牲个人权益,其实正是容许威权恶行蔓延、自我否定的弃权妥协。

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争取自由和人权的过程,往往有许多的血泪故事,纵使被刻意的排除、消灭甚至抹黑,就像杨逵〈压不住的玫瑰〉所写的「被压得密密的,竟从小小的缝间抽出一些芽,还长出一个拇指大的花苞」。藏人绝望的自焚,就是期望突破中共重重压迫,擦亮一点星星之火。你也许不认同自焚这种激烈的手段,但是却不能不看见自焚者背后无处申诉、无可申张的人权迫害!

也许你还是觉得上述完全是政治问题一点也与我无干,反正过日子就是台湾商人跑到对岸找寻商机,台籍受僱者留在大陆工厂卖命、商家忙着接待中国观光客。但不管追逐多少经济利害,人与人的交流,都还是要建立在信任、公平的人性基础上,才能再谈物质建设。试想在一个没有基本人权法治保护的社会中投资、工作,一介普通人民能承担的风险到何种极限?失去人身自由,失去打拼攒下的钱财,还是失去身家生命?

同样两岸日益频繁的交流下,我们不必也无须逆转这个趋势,但同时每个人也应负予公民社会互相发挥影响的期待,监督引导政府往正面力量前进,而非自我弱化放任政府滥权。藏人的自焚,其实可以视为用生命在推动中国政府统治下人权法治环境的改善,为活在大国阴影下的你我,多争取一份保障的可能。所以请不要再冷漠以待每一条可贵生命的悲壮牺牲,请试着去理解这些人的呼喊,再集体向当权者要求改善整体社会状况。如果人民只是满足于小利的餵养,则恐怕连同台湾社会过去廿多年好不容易争取民主后建立的法治保障,也将跟着这点利害的出让,全面崩坏退守。

 

 

系列文章:

◎杨宗澧 解读百年〈西藏独立宣言〉与百起焚身事件的人权意涵

◎蔡季勋 图博自焚事件的人权窘境

◎长平 倾听自焚者的心声

◎周妤 历史课本外的西藏与新疆(上)

◎周妤 历史课本外的西藏与新疆(下)

◎奉君山 一个心愿、一句忠告:想我图博兄弟们

◎札西慈仁 藏人给台湾朋友的一封信--3月10日请和我们一起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