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喝喝聊聊】伴侣机械人只需「口交」是否无损爱情?黄柏恒博士: >
文章信息

【喝喝聊聊】伴侣机械人只需「口交」是否无损爱情?黄柏恒博士:

作者:   发表于:2020-01-29  分类:休闲娱乐 
男男女女一样关注未来伴侣机械人发展,为什幺?

王:来到最后一部分了,这个话题可能有点尴尬,就是关于未来伴侣机械人的影响,包括对人类爱情观、性爱以及生活的各种影响。这样的话题,通常不怕尴尬的朋友曾跟我讨论过,这次跟你倾谈更不用担心。

最近BBC报导了一些中年日本男人跟橡皮娃娃谈恋爱,再次触发人们对未来伴侣机械人的想像,因为我们可以推想那时科技水平和质素更贴近真人,如果连橡皮娃娃也有一些人接受,未来趋势更不可挡。早前发现我们都看过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着作《在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读后令我知道女性关心伴侣机械人的发展,远远不亚于男性,作者曾在演讲后私下被追问「机器人的爱与性」的主题,正是中年、年轻女士拉她一旁问。这类事打破了一般人的印象,以为是大男人才会关心这些,显然不是。看来随着网络科技影响心理,使全球男女愈来愈倾注「个人感受」,愈难承受两性相处的压力,关係难以随时间磨合,机械人填补了这情感缺失,你对这种科技趋势有何看法?

PW:在伴侣机械人的伦理思考,我是倾向担心它带来负面影响,立场跟Sherry相近。我们先假定伴侣机械人是弱AI的水平,不必争议有没有灵魂,所以它们出现的时候,人们一旦以为跟它们相恋,实质称不上人类那种「两个『生命』之间的恋爱」,恋爱各方面的价值和意义便通通谈不上了,无论机械人造得跟真人有多幺相似,它们仍然是一部智能机器,属于死物,不是生命对象。既然不是生命对象,如果伴侣机械人像智能手机一样普及社会,等于人们开始把原本恋爱的本质瓦解了。

Sherry在书中提及的「情感依附」就是这个意思,是人们单向投射感情在对象/物品之上,纯粹自以为满足了自己的感觉。还记得很久之前的「他妈哥池」(电子鸡)和AIBO机械狗吗?它们令人类主动投射感情,原理上是无分别的,只是将来的伴侣机械人科技水平更高,更似真人,但你从来不是跟「另一个生命」建立感情,是一种自己投射塑造的感觉,不管感觉多真实都称不上是恋爱「关係」。

人们将来愈「玻璃心」,愈需要伴侣机械人?

王:但是,另一方面大卫.李维(David Levy)对伴侣机械人提出正面的评价,他其中认为人类尝试跟机械人谈恋爱,反而有学习的得益(也兼指性爱)。我认为有其道理,正是人类将来长年受网络科技影响,愈来愈自我,心灵变得脆弱,出现各种社交压力,成熟机械人科技的出现,可以令不懂跟人相处的宅男宅女,向机械人学习社交技巧,一个人在家也不那幺难受。譬如我可以想像,伴侣机械人没人类那幺多情绪或情意结,能够擅长沟通,跟它学习沟通不是一个好对象吗?

PW:你可以看得这样乐观,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倚赖」。正如你说人们将来或变得愈来愈不懂社交,而刚才指人类对物件产生「情感依附」实在不难,那幺,你如何确保人们不会满足只跟伴侣机械人谈情呢?就是因为它们不会发火,说话贴心,在家中建立了温室一样的沟通环境,他们还受得了跟人类社交的压力吗?我有点怀疑人们学习的态度有多强,抑或只是愈来愈倚赖机械人。

假设科技公司只生产擅长「口交」的机械人,还会损害男女爱情吗?

王:那我再转换另一角度,经常观察到人们讨论许多话题,渐渐走向两极化,像伴侣机械人等话题,不是满心欢喜完全接受,就是十分顾虑加以排斥,我尝试拆开一些部分来看。例如,将来有研发伴侣机械人的公司,调整技术和程式,主要是向买家提供口交服务,它既不擅长让人们得到心灵寄托,亦不完全接管性爱,如何?至少解决了不少男女在口交方面的心理障碍,又未至于令许多人只跟机械人性爱,这样就不瓦解人们的恋爱关係了吧?

PW:你这样假设并无不可以的,因为你将整件事割裂为提供「口交服务」的机械人,未至于完全介入人类恋爱关係,而且我可以想像,人们也会把这类机械人视作性服务对象,而不是独立的恋爱对象。似乎你这样推演下去,冲击最大的是传统的性服务行业「妓女、男妓」,或性治疗师等等,因为人类社会历来也存在提供性服务的行业,人们也懂得区分跟正常的恋爱有何分别,即视之为技术处理,只看成一种技术、工具,没问题啊。

甚幺!跟强AI谈恋爱如跟外星人恋爱?

王:那我继续推演下去了,之前我们谈的全部都停留在弱AI的层次,现在跳去强AI吧。我们都知道强AI是另一层次的对象,他的智能程度被我们理解为「拥有自我意识」,如果伴侣机械人技术到达强AI的层次,看来触碰了非常麻烦的灰色地带,因为意识基础究竟是生物细胞组成,抑或硅等其他物质构成,本质上属次要,如同另一生命单位,跟这样的机械人伴侣谈恋爱呢?你怎幺看?

PW:我暂时看不出人类建立这种恋爱关係有问题,因为确实不能完全把对象视作死物,我会把强AI机械人伴侣视作外星人一样,只是假设,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发现有外星人,又可以跟外星人谈恋爱,你情我愿,有甚幺理由要禁止呢?因为恋爱的对象可视之有生命、有意识,只是构成生命和意识的基础,跟我们人类这种生物演化单位不一样而已。

AI电影《Her》触动了你吗?

王:哈,你比我想像中开通啊!因为我对这问题的想法也很类近。最后,不如我们谈谈一些经典电影吧,例如几年前的《Her》。我知道有些人看了这齣电影后印象颇深刻,我也很喜欢此戏,因为想像日后竟然有一种智能虚拟科技,可以如此懂得人心,我看电影的时候尝试投入其中,确实认为触碰到「心灵伴侣」的层次,又不像谈机械人涉及肉体等心灵包袱。看过之后,我的第一感想是:有这东西实在不错!我可以提出很多想法跟它交流,它又这幺聪明和善解人意,不必我事事详细解说一番,人与人之间好多误解就出自沟通技巧和方式,有这类智能对象何乐而不为?

PW:我跟你有点不同,我也看过《Her》,看后感觉没那幺深刻,可能我留意到剧情发展到最后,那个智能程式其实是一种中性的心灵伴侣,意思就是你买了之后,称不上拥有它,是「它」跟「你」在心灵上建立关係,因为很多人买了,换一把声音(或不换),都是同一套智能程式跟人交流,甚至剧情讲及那智能程式可以瞬间跟不同对象沟通,男主角只是其中一位而已。我感觉失去了心灵伴侣那种特殊性,是两个纯独立个体一对一的关係,好像有些东西还是触动不到,或许因此感觉不太深刻。可是,《Her》的剧情也反映了,若有种智能科技品让人建立关係,人们很可能把它当成社交的温室避难所,男主角实际爱情是破碎的,以前经常跟妻子吵架,却很喜欢跟智能程式聊天。无论如何,相比之下,另一齣电影《Ex Machina》更令我深刻。

毫无疑问AI电影《Ex Machina》是近年顶级之作——懂欺骗才叫强AI

王:虽然我很认同你的说法,但就算同一套软件,我依然很好奇想跟它交流一下,看它有甚幺想法说出来。不过你提到《Ex Machina》实在太好,因为我正想谈及它,这齣戏我认为是近年众多AI主题电影最优秀的作品,编导团队对AI本身有研究,不但了解图灵测试(Turing test),也用心考查不同层级AI的分别,而故事中的女主角机械人,就暗示她到达强AI的层次,最后成功欺骗人类。

PW:对极,这齣戏的内容是非常好的示範,也包含了不少我们刚才的话题,它区分了纯粹满足性慾的弱AI,以及后来研发出强AI,懂得理解和代入男主角的心理,更可以计划逃走,期间使诈。我认为真正的强AI,是应该有欺骗人的能力,没有这能力我怀疑算不算是强AI。因为欺骗是人类演化出智能一项颇重要的本能,它不但知道人们意会了甚幺,也同时知道自己在想些甚幺,再透过「明知」的假资讯去影响对方,期望达到想要的目的。这电影实在是非常细腻刻划出原本很深的AI内涵,所以我非常喜欢此戏。

黄柏恒博士:香港人最爱讨论科技品,但公共极欠科技价值讨论

王:跟你的对谈实在难得,香港未算有很多你这种思想特质的人,既然知道你即将离开香港,到德国研究科技与伦理,还有甚幺说话想跟读者分享?

PW:我的确还有些想法可以分享,诚如你所言,在香港关于科技如何影响生命、生活价值的公共讨论,不论探讨和讨论的人少,真的说不上多。人们谈论科技品是多的,甚至因此不乏科技资讯媒体,更显得科技如何广泛影响我们的一切,但真正关心科技对当下与未来的实在影响,讨论与思考依然不足。

而且,只是把外国最尖端的科技新闻带来香港讨论,也不见得足够,因为香港跟美国有截然不同「STEM」——科学(Science)、技术 (Technology)、工程 (Engineering)及数学(Mathematics)的教育文化,香港只是一个城市,跟外国有文化差异,即使学术界、知识界增加谈论科技知识,太宏大、太硬的科技理论未必切合香港,香港更需要多些中性、软性又贴身的科技讨论,增加价值观的思考和大众关注,对我们社会是有好处的。

至于学术层面,或许要多些扩濶电脑科学(computer science)或讯息学的内容,软硬兼备,尤其这些伦理价值问题涉及现实科技细节,内容要具体认识,上述学科或更有效支援学习,未必能交由哲学系处理。不过教育改革涉及的另一层面的複杂内容,就不能在这里太扼要讲述了。

延伸阅读:

    第一篇:〈黄柏恒博士:我不担心AI致失业潮,而是新阶级与无聊〉第二篇:〈从误信希拉莉经营「性奴店」谈假新闻、要阻止强AI出现吗?〉〈这位心灵作家令不少夫妻爱情破裂 随谈性娃娃、伴侣机械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