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当「皮卡丘」入侵香港:译名在地化之争 >
文章信息

当「皮卡丘」入侵香港:译名在地化之争

作者:   发表于:2020-02-17  分类:休闲娱乐 

当「皮卡丘」入侵香港:译名在地化之争 不论你过去叫他是口袋怪兽、神奇宝贝、还是宠物小精灵(香港翻译),从今以后的Pokémon在华语区里就只有「精灵宝可梦」这幺一个统一名称。

但一定要得到他,Pokémon GET,喔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一耶!

你有听过「精灵宝可梦」吗?

如果有一天,你最熟悉的人被迫改成另一个语言的名字,你会诚心祝福还是满心傻眼?在台湾大红大紫十几年、成为一代又一代玩家童年回忆的Pokémon——「神奇宝贝」——今年年初就在日本发行商任天堂的安排下,大动作地宣布更名。不论你过去叫他是口袋怪兽、神奇宝贝、还是宠物小精灵(香港翻译),从今以后的Pokémon在华语区里就只有「精灵宝可梦」这幺一个统一名称,每一只「精灵宝可梦」也都被任天堂赋予正式的译名:譬如被香港人管作是「比卡超」的「皮卡丘」,未来无论是在哪哩,都只会有「皮卡丘」这一正版授权的中文名。


消息一出,「精灵宝可梦」的新称不仅让大家的童年回忆顿时停格,众多香港的「精灵宝可梦训练师」,更是从错愕、不适应等情绪,转成为愤怒——对香港玩家来说,不能再用熟悉的「广东话」去体验的「精灵宝可梦」,让人想起了近年来动作不断的「普教中」(用普通话教中文科);而故事的主角从可爱的「比卡超」变成了你哪位的「皮卡丘」,更是一脚踩在了香港人的记忆底线,让任天堂这看似友善的官方中文化决策,烧成了攸关香港认同的政治议题。

当「皮卡丘」入侵香港:译名在地化之争 比卡超的电气能力亦象徵着为抗议者充饱能量,就像那美好而珍贵的童年一般,鼓舞着街上的年轻人。不过,反佔中网友也纷纷留言要佔中人士不要破坏小孩子的童年。图非佔中场景。

▎「皮你老母!」:惹毛台湾玩家

考量到香港玩家的抗议,今年首次囊括香港与台湾赛区的Pokémon年度竞赛,由任天堂官方公布香港赛区的选拔赛延期举行,此举再度激怒香港玩家,抗议人群一跃而上,登上诸家国际媒体版面。

就连香港城邦论的起草人陈云也在脸书上对任天堂的作为发出评论:

比卡超是承继超人的超字,卡是卡通片,卡通片里面的超人。儿童希望与超人比较、我与天比高的志气,充满儿童的幻想力和大志气。皮卡丘?自己的皮脱了,卡在山丘上。我收皮了,你不要来搞我好不好?这是共产中国儿童被虐打之后求饶的身段。

宠物小精灵,是将华夏文化的精灵与西洋现代文化的宠物结合。宠物、小精灵,全部是可以解读汉字词语,「小」是可爱和亲暱的意思,小精灵更是父母给小孩的期望和宠爱。精灵宝可梦?精灵不是小精灵,是不可爱的精灵,真的是精怪来的。发梦才可以见得到的小宝贝,而不是现在就在你眼前的小精灵孩子。

比卡超 vs. 比卡丘,宠物 vs. 宝可梦。香港的译名,全部是意译。中共国的译名,大部分是音译。意译显示香港文化博大精深,可以用意思翻译外来的东西。音译显示中共的文化对于外来事物,只能音译。中共国,会将outlet(分销处、特卖场)翻译为奥特莱斯的。

陈云的批评,将任天堂推出的官方中译所引发的争议,拉至到评论优劣等级的讨论,以香港中心主义的位置,认为中国的翻译相较于香港是低劣、不入流的;但陈云却似乎没有了解到他所以为的「中共国」翻译,事实上大多是来自台译。

原先在这次译名中文化中没有表达太多意见的台湾玩家,在香港玩家情绪性地嘲讽「皮卡丘」(譬如游行的宣传语是「皮你老母」)下,渐渐被惹火,批踢踢Pokemon版、八卦版以及巴哈姆特论坛上都开始出现负面回应,部分留言指出港人态度已经造成台湾玩家没有办法支持下去。

由香港与台湾人搭档的插画组合爵爵&猫叔,也在6月2日贴出插画声援比卡超,并且企图调解台港间在这件事上的歧异,写下「香港叫做宠物小精灵,台湾叫做神奇宝贝,虽然台湾也是从小听『皮卡丘』习惯了,但我还是希望日方能够保留香港港译的名称,把『比卡超』还给香港朋友。」

▎比卡超逆袭:翻转日本动漫的无文化气味

比卡超或是皮卡丘被「政治化」,绝对是任天堂公司从来没有想过的结果。但是,「政治化」酿成不同地区间的冲突,却是必然的。

日本知名的文化研究者岩浏功一(Koichi Iwabuchi)教授,在解释日本动漫产品如何成功跨出海外时,提出了「无文化气味」(culturally odorless)的概念。岩浏教授指出,对于日本业者来说,他们必须压抑动漫作品中的「日本文化气味」,以期这些产品能无阻碍地被跨国市场所接受——而Pokémon正是这种概念下的典型产品,架空的神奇宝贝世界除去了「文化气味」的包袱,就算是外国的异文化玩家,也都能很快地融入这样的设定,进而拥抱这样的产品。

日本厂商相信,他们的动漫产品最终仍会在被各国市场「在地化」——尤其是文化接近的亚洲国家,更是他们踏出世界的重要市场。因此除去文化气味的作法,也能让这些动漫产品避开日本过去在亚洲的侵略与殖民历史,并减低了亚洲各国(包括中国在内)消费日本文化产品时的心理包袱。

十几年来,比卡超、或是皮卡丘,在宠物小精灵或是神奇宝贝深根的港台市场,早已经不再是属于日本的「外来品」。无论是透过民间汉化、电视动画的翻译,或是比卡超参与佔中的抗争历史,中港台三地的观众早就以各自独特的方式,塑造出自己对这部卡通作品的在地化体验,甚至成为在地文化生活乃至于文化认同的一部分。

到了2016年的今天,任天堂公司已不再具备绝对的诠释权来「标準化」中文译名。从比卡超到皮卡丘,任天堂企图描绘出一个假想的均质华语世界,视普通话(或台湾的国语)为唯一合法的中文代表,但这貌似中性的在地化过程,反而抹除了在地记忆中,不同族群的观众,他们与这只双颊上有红点的黄色电气鼠的互动、以及过往共同欢笑所留下的生命经验。

试图抽离己身文化气味的日本公司,怎幺样也无法假装真的有「纯真无辜的语言」(linguistic innocence),毕竟再怎幺说,ピカチュウ、Pikachu、皮卡丘、比卡超,就是好几套完全不同的童年故事,各种翻译的版本间的集体记忆,永远不会是等价的。

当「皮卡丘」入侵香港:译名在地化之争 日本厂商相信,他们的动漫产品最终仍会在被各国市场「在地化」,而到了2016年的今天,任天堂公司已不再具备绝对的诠释权来「标準化」皮卡丘(比卡超)的译名了。

▎备注

注1:

港译、台译与任天堂公布的统一翻译差异请见:对照表


为了鼓励作者持续创作更好的内容,会员可以使用「赞助」功能实质回馈给喜爱的作者。可将您认为适合的点数赠送给作者,一旦使用赞助点数即不得撤销,单笔赞助最低点数为{{min}}点,最高点数没有上限。 U利点数 1 点 = NTD 1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