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报导图博被殖民现况 法记者受中国威胁 >
文章信息

报导图博被殖民现况 法记者受中国威胁

作者:   发表于:2020-02-20  分类:休闲娱乐 

中国政府对国内的言论与新闻审查众所皆知,如今,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报导,中国官方更把这种打压新闻自由的行为扩展到了国外。法国新闻频道France 24报导目前图博正受中国经济与文化殖民现状后,中国骚扰该报导的新闻频道及记者。

法国新闻频道France 24于5月30日播出了该台驻曼谷独立报导记者(grand reporter)西曆尔.派扬(Cyril Payen)以旅游签证随团进入图博地区进行的祕密採访记录报导《图博七日》(Sept jours au Tibet)。自2008年图博人起义后,中国政府便禁止外国记者进入该地。

中国对图博进行经济及文化殖民

长达7分钟的记录报导清楚地呈现了中国对图博地区的「殖民」行为:无所不在的中国军警(图博地区驻有三十万名中国军警)、大批汉族移民与各种建筑工程、破坏图博文化。影片一开始,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在拉萨中心大昭寺周围大兴土木建造购物商场,以及为因应可能的图博人自焚事件,中国军警随身背着灭火器巡逻的画面。一位看着大昭寺周围营建工程的图博族老妇人说,「他们正在摧毁一切!」

两位年轻的图博运动人士冒险与记者在市集中短暂会面,他们表示,「这里毫无自由、没有人权。我们信仰佛教,那是我们神圣的宗教,我们认为达赖喇嘛是我们的太阳。但在这里,我们如果这幺说,就会被送进监狱,」

中国政府把图博文化作为吸引观光客的手段。「自治区」政府的年度目标是吸引1千万中国观光客。让拉萨成为流行、又可赚钱的旅游地点。一位西藏僧侣告诉记者,「中国人只想把观光客带来寺院。赚的钱都流到中国人手中,而不是图博人手中。」记者形容布达拉宫对面的广场像是缩小版的天安门广场。讽刺的是,广场上以英文广播着:「为建造一个和谐、文明的社会,请与公安人员合作」。

另外,报导中也可看到中国政府在拉萨新建的,有如「时代广场、香榭大道般」的现代化区域,找不到一丝图博文化的痕迹。入夜后,这个区域卖春行为越来越盛行,官方对此视而不见。记者在红灯区的酒吧遇到一位图博族年轻人,他对记者表示,「我不可能出国,因为我是图博人。我不能谈政治,那太危险。所以我选择不说政治,谈音乐。」

第3天,记者前往更偏僻的西边。中国政府对图博地区的执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丰沛的水资源、森林、与矿藏。在图博人神圣不可破坏的湖泊上,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建造了水力发电场。

记者指出,在班禅喇嘛的传统驻席地日喀则(编者注:中共曾为其认定的假班禅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举行坐床大典),中国的宣传与恐怖已在图博青少年身上出现作用,去(图博)文化与同化的情况相当明显。两位图博少年对记者说:「我们的班禅喇嘛在北京。」而对于达赖喇嘛在哪里的问题,他们则在迟疑、不确定之后才回答:「他在印度。」

上海文汇报记者声称破坏才有现代建设

France 24在报导播出后立即安排了派扬、法国图博人社群主席土登加措(Thupten GYATSO)、欧洲生态绿党参议员也是参议院图博国际资讯小组成员安德烈.加托兰(André GATTOLIN)、上海文汇报驻巴黎记者郑若麟针对报导内容进行讨论。主持人也说明电视台曾与中国驻法大使馆联络,邀请使馆派人参与辩论,但遭拒绝。

在辩论中,曾前往北韩採访的派扬表示「图博的情形是他从未见过的。到处都有监视摄影机。中国官方为外国游客安排了官方导游,所有谈话都有摄影机记录。」

面对主持人询问是否谴责中国官方摧毁图博圣地,郑若麟回答,「现代总会摧毁传统。中国历史4千年,向来没有保存所有传统建筑的观念。我相信图博人也需要现代生活。」对此,土登加措表示,「图博人想要发展,但那必须是带有图博特色的发展,而非破坏图博文化、传统、佛教文学。」加托兰也直接指控中国政府正在对图博进行「文化的种族屠杀」,「中国不只要控制图博,也要从中获取商业利益。」

中国骚扰法国新闻频道France 24及记者西曆尔.派扬

在报导播出几日后,中国驻法大使馆官员前往France 24总部。在近2小时的时间中,中国官员严词指责France 24总编辑允许播出「假」报导,并要求撤下可在该台网站上收看的报导,但遭到电视台拒绝。

而派扬返回泰国后,中国驻泰大使馆更直接以电话对他进行骚扰、威胁(他从未向大使馆提供手机号码)。中国驻泰大使馆要求派扬儘快前往大使馆会面。派扬表示愿意在饭店会面,但中国外交官却坚持会面必须在大使馆进行。之后,派扬又陆续接到多通匿名电话与简讯。其中一则带有中国口音的英语留言说,「如果你不接受我们的要求,撤下影片,就得自行为后果负责」。

事实上,中国驻外官员的施压早有先例。在France 24的辩论中,加托兰就爆料,法国参议院曾表决通过一项图博决议案,要求中国与图博恢复对话,并由欧盟人权官员担任中间人。在表决前,中国大使馆官员曾直接打电话对多位法国议员施压,要求他们不可支持这项决议。

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中国政府干预新闻自由

针对中国大使馆的行为,无国界记者组织在网站上发表了以下谴责:「这些高级官员使用黑手党的手段,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行为。即使一个大使馆不同意报导的内容观点。外交官试图通过威胁恐吓来更改报导内容,并带着这个意图传唤、批评、恐吓记者,这已经大大超越了容忍的限度。这些手段毫无疑问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在一个自由国家是不起作用的。中国大使馆对法国记者的电话威胁也暴露了他们有可能诉诸司法程序。我们要求法国政府召见在法中国代表,表达对这些难以接受的镇压行为的抗议。法国当局应该谴责中国政府在一个法国记者身上採取的挑衅手段,以及他们对资讯自由的侵犯。」

(影片说明:记者派扬接到多通匿名电话与简讯,其中一则带有中国口音的英语留言说,「如果你不接受我们的要求,撤下影片,就得自行为后果负责」。影片来源:” actualites”频道;标準YouTube授权。)

*TEWA (Taiwan EU Watch,台湾欧盟观察),是由在欧台湾人组成,目标是成为一个新世代的媒体。以自由、国际观的报导作为期许,超然独立于台湾媒体之外。与新头壳为合作伙伴关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