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 >
文章信息

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

作者:   发表于:2020-02-28  分类:休闲娱乐 

书名: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

作者:门田隆将

译者:林琪祯、张弈伶、李雨青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19日

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

第一章归国的英雄

航向故乡的「富士丸」

叭─叭─叭─

在汽笛声缭绕的余韵中,船只逐渐驶离港岸。

不知何时开始的?港口的出航曲开始採用「萤之光」这首歌的旋律。这首源自苏格兰民谣的曲子,自从明治时代被寻常小学校採用,作为唱歌课的教材以后,逐渐成为国民之间代表分离的名曲。尤其是国际航线的船班,在离开码头时,一定会播放这首歌曲。

分别的时候,在人前掉泪,总是有点难为情。不过每当这首歌独特的旋律响起时,大多数的人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还会回到内地来吗?)

(不知何时才能再看到这番风景。)

每当离岸的人想到这些,激动的心情往往难以平复。来往于台湾基隆与日本神户的定期航路─亦即所谓「内台航路」船班的启航,总是瀰漫着深深的离愁。这一天,排水量九千一百三十六吨的日本邮轮「富士丸」最上层的甲板上,依旧挤满流着泪与送行家人挥手告别的旅人。

昭和十八(一九四三)年七月底的正午时分,富士丸鸣着满载众人心情的汽笛声,驶离了神户港的码头。

六甲山顶盛夏青空的高积云,成为许多内台航线旅客的脑海中,这条航线上特有、充满伤感的风光。

(昔日的遣唐使们,也带着这样的心情出航吗?)

当时年已三十六岁的坂井德章,一边看着从码头向船上的旅客挥手的人们,一边这样想着。

当然,就船只的安全性来说,跟「遣唐使时代」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实际上,旅人的心中还是会担心。

(能顺利到达台湾吗?)

(还有机会回到内地吗?)

这些念头,虽然不曾说出口,却在每名旅客的心中,不停来回缠绕。

四年前的昭和十四年,已经年过三十的德章,为了安身立命而前往父亲的故乡「内地」留学。

他在拼命苦读之后,终于通过高等文官考试「司法科」和「行政科」的考试,创下傲人的佳绩。

高等文官考试的难度,跟现在的司法考试或国家高级考试相当,是当时难度最高的考试。对于在台湾长大的德章而言,这项考试可谓是一座难攻不破的城池。

没有大学毕业资格的德章,尝试挑战高等文官考试这项举动,几乎可以说是有勇无谋的决定。

当时年过三十的德章,也不算是个青年了。不过,他还是前往东京御茶水神田骏河台的中央大学去当个听讲生,努力地突破这个巨大的难关。

德章认亡父之弟坂井又藏为养父,两人成为父子关係,并且在又藏的建议下,前往中央大学进修。

又藏毕业于明治大学,先进入朝日新闻就职,之后成为独立记者,大正十四年着述《银行王安田善次郎》(喜文堂书房)一书,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记者。

「要考司法考试的话,就去中央大学或者日本大学进修吧。」

又藏如此告诉德章。当时能在高等文官考试有所斩获的学校,除了东京帝大、京都帝大等帝国大学之外,就是中央大学和日本大学这两间私立学校了。这两间学校在「神田骏河台」都设有校区。

又藏过去就读的明治大学,也位在神田骏河台,因此对于这两间学校十分熟悉。德章参考又藏的建议,选择了中央大学。

富士丸正行驶过濑户内海,德章站在富士丸的甲板上,回想这四年在东京寒窗苦读的日子。

和美国开战后,太平洋战线的战事至今已经持续一年八个月了。战况一日比一日恶化,街头巷尾早已议论纷纷,谈论着文科生的徵兵以及缓徵的撤销已经势在必行。

德章所通学的中央大学校园里,也瀰漫着面临缓徵撤销以及「学徒动员」的紧张气氛。

那是一种与其最后被「动员」,不如乾脆「志愿」从军的低迷气氛。大学已不再是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场所,或者应该说,做学问的风气已经从整个社会上消失了。

前年通过司法考试,参加司法研习,之后又通过行政科考试的德章,度过了那段忙碌的时期,再次回到中大校园时,也察觉了这股低迷的气氛。

「冲吧!上战场」校园贴满了参战的标语口号,学问场域的氛围早已烟消云散。

大学生是肩负国家未来前途的宝藏,却不得不被送上战场,这样的局势已经化为现实境况。开战一年左右的凯旋气氛早已不复存在于校园之中,只剩下对英美叫嚣的口号标语,还在偌大的空间中嘶哑着。

日益胶着的战事,让民间的客船也被波及,武器攻击不再只针对军舰,战争转为无情的屠杀。美国的潜水艇来回巡弋东海,这一带已不再是过往所说「和平的航路」了。

换句话说,这条「内台航路」也一样,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踏上旅途的人都能平安到达目的地。

从神户出发,到达距离西南方一千六百公里外的台湾基隆,需要花上四天的航程。正中午从神户出发的船,于隔天上午七点到达北九州的门司;当天中午再从门司港出发,预计后天下午一点钟到达基隆港。

也就是说,从门司港离开内地后,船只将于东海航行整整三天,是一趟极度危险的旅程。

过去由民间邮轮独自航行的内台航线,从今年三月起,开始採取以驱逐舰护卫警备的船团方式航行,使得旅程变得大费周章。

由于大阪商船高千穗丸在三月十九日,受到美国潜水艇的鱼雷攻击,在基隆附近的海域沉没。船上的牺牲者,高达八百八十四人。

富士丸也在高千穗丸遇袭后不久,同样遭到美国潜水艇的鱼雷锁定,还好在千钧一髮之际躲过一劫。

内地与台湾的来往,已经完全变成必须带着「觉悟」的航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