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一场打了半场好球的政见辩论会

发布时间:2020-04-27发布者: 浏览数:769

 根据台湾媒体中国时报25日社论指出,严格的说,昨天所举行的首场总统政见辩论会,其实完全可以将其拆成为两个时空、性质截然不同的事件。第一阶段的「公民提问」可说是道道地地的政见发表会,而第二阶段的交叉诘问与最终结辩则是大家所较熟悉的政治辩论会。第一阶段是马英九经营的战场,也看得出来他确是有备而来,第二阶段当然就转成是谢长廷期待的战场,而他打马的机锋与力道也确实获得展现。而透过这种类型反差极大的对比,或许我们才会发现,做为民主社会真正主体的公民,其实是可以将议题论述的发球权,逐步争取回来的。 

 很多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觉,昨天这场辩论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正就是从公民提问到交叉诘问阶段间的过渡。公民提问的最后一题,两位候选人都被要求指出对手的三个优点,马谢两人也都很有风度的讚扬对方,一时之间会场氛围也变得颇为轻鬆。但这种氛围并没维持多久,在进入交叉诘问阶段后,彷彿立即打成原形,双方都选择在负面议题上打转,也在交锋中现出了火气,先前理性辩论好似全没发生一般,所有令人重複到生厌的政治口水,全都搬出炉了。 

 其实,从「公民提问」的二十题内容逐一检视,不难看出民众关心的问题,与某些候选人集中炒做的「议题」,完全不相关。民众没有理会马英九二十年前的绿卡还有没有效,也不想追究谢长廷昔日是不是曾为调查局的线民,民众最关心的还是他们自己未来的日子能不能过得更好,如实质所得能不能增加、居住环境能不能更优质、人权保障能否更落实、农业政策是什幺、文化政策又是什幺等,这其中的每一个问题,都需要候选人交代实质的主张,不容许以空泛的修辞与机智的狡辩蒙混过去。 

 相反的,马谢两人的交叉诘问,竟然都捨弃了政策问题的追问,不约而同绕着对手过去的人格与政治责任上做文章。谢长廷续炒绿卡与国籍议题,马英九则质疑谢往昔部属团队多人遭起诉的议题等。我们不知道双方选战幕僚是怎幺想的,这些所谓的诘问与质疑,真能问出什幺实质的内容吗?谢阵营猛打绿卡议题最起码已有三周以上,姑不论其内部如何高估其效果,至少双方在相关媒体民调上的评比,并未出现戏剧性的翻转,为什幺谢长廷从旧曆年前打到年后,一路延伸到这次辩论,还是「收不住手」?谢长廷其实很可以藉这次辩论的机会,展现他的政策论述能力,但他却连最宝贵的结辩时间都用来「打马」,彷彿他是在野党的候选人一般,结果当然不可能会令人眼睛一亮,只是複製多数人对谢长廷的既有印象而已。同样的,马英九明知他不擅打负面选战,也知道提出攻击式的问题,恰好跳入谢最擅长的战场,一定会引来谢长廷机智的反驳,他却偏偏要去扯一些根本问不出好答案的无聊问题,结果引来谢长廷一阵痛击,完全不令人意外。 

 换言之,若没有「公民提问」的这个设计,我们可能根本没机会在这场政见辩论会中,听到马谢两人在经济政策、教育政策、大陆政策、财政政策与文化政策等的对比与异同。如果这场政见辩论会不是交由公民提问,完全由两位候选人主导,或是由媒体代表提问,许多公民关切的实质问题,可能都以不够精彩或耸动而被淘汰了。 

 但也因为这样,我们还是觉得双方在政策论述上的时间实在太短,没有机会进行更实质的政策对话。例如在振兴经济上,马英九主张透过扩大公共投资、创造就业机会来提升国民所得,谢长廷则认为此举会造成物价上涨,主张应调降税收、抑制油电价格等;又例如在两岸经贸上,马主张政策鬆绑,谢则主张对台商大赦等,这中间值得进一步讨论的课题实在太多了,但很可惜受限于时间,双方在许多课题上的交代,都只能是浅尝即止,失去了让公众进一步检视他们政策蓝图的机会。因而,我们认为既然「公民提问」设计可以有效敦促候选人交代他们的实质政见,那幺在未来政见辩论的设计上,何妨再强化这个部分,让相关问题的焦点更集中一点,也好让所有的候选人,能够不躲闪的交代其治国蓝图究竟是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

健康大道大全|健康视频|大众养生知识|网站地图 金沙438_皇冠威尼斯 抢庄牛牛真人游戏_国际体育注册 澳门现金新博_雅虎体育足球 中信4娱乐_雷达体育 恒丰ag娱乐_亿皇在线注册 缅甸网站_ag5600 娱乐总站官网_大满贯iii 乐豪发官方网站_巴登平台游戏 明仕国际平台_首页通发娱乐 方远体育_乐天注册